秋山莉奈 ms-17:【连载】我藏故我狂-啃书一族-读书天地-搜狐社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19/08/25 00:05:27
本故事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事多面广能力有限难免有所疏漏,如有不周望及时提出疑问,以利于补充完善。

隐 藏 并 猖 狂 着 文/灯红雨假

昨夜发了一段文字待续,今天早上去幼儿园送孩子,出来时“园长”正停了车打着电话从旁边经过:“该办的都给她办了,别再耍狠的,你耍狠的……”。此园长一直半遮半掩似是而非,身份不定。升旗时总是喊到“家长抓紧出去了,关门了”很重视的样子,所以我还信任了她。

“耍狠”这个对幼小的孩子来说当然是极其可怕的危险。因为我知道他们的“狠”和“坏”通常是不排除孩子的。而且对幼小娇嫩的孩儿,稍微的“狠”就是足够的了。可能因为是公办园,园里存在副园长或其他善良可亲的老师,这个园长才没有急于表明并保留一些伪装?听说她是在“别人都不愿意当”的情况下当上园长的(有他们存在,想使别人的园长不好当是轻而易举的)。看得出之前这里保持着良好的传统和风气。

当初几经波折送孩子到这个幼儿园,遇到和蔼可亲的老师时,一种久违了的亲切感从心底油然而生。在公交车站看到默默打扫的清洁工都是那么的淳朴善良和无辜,之所以说“无辜”是指他们的真实,没有掩饰和假装。他们遵纪守法只想以自己的努力换来一份收获。要不是孩子我仍然没有机会重新接触到这些“自然生态”的人们——善良的人们!即使碰到也是匆匆过客不会有什么来往和接触,但我知道他们的存在更广大的存在。

“咳,呸!”不断有“他们”经过并表示敌意,对他们的丑恶和骚扰我再熟悉不过了。我只站在那里暗暗的想:亲爱的人们!有什么比美好的善良、真实的坦然更为宝贵呢?虽然你们是这么的平凡甚至感到卑微。但是为得到荣华富贵而抛弃最美好的本真让丑恶虚、伪填充自己的人,还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人”吗?孔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这里的“义”不单是“义气”,而是指:我们应该做一个品德端正、内心美好的人,失去这一前提而得到的富贵是缺乏价值的。比如这些素不相识的向我抛射敌意和丑恶信号的人,(虽然是一些走卒而已,但他们都会得到一定的好处进而自命不凡对周围无辜的人们充满歧视和敌意。)他们是多么可笑:一边是小心翼翼隐蔽自己害怕暴露真实嘴脸,一边是在此前提下肆无忌惮地释放着无耻邪恶。是的,他们隐藏然后他们猖狂并且疯狂!

孩子接回来了。并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事。只是一脸不高兴告诉我吃油饼手滑把碗掉到了地下,老师说:“跟她说了也不听”。我告诉他没什么老师没有恶意。路上孩子又哭起来说小朋友都给老师送花了我们没有送。我说教师节时再送,老师对所有的小朋友都是一样的。我知道两个老师中的一个是今年新安排的,让孩子反复用凉水洗手而感冒、喂饭不耐烦地流到身上的就是她。当初报到时运用他们最拿手“挑拨离间”手段,差点造成我与另一个老师的误解和矛盾的也是她。好在有“外人”存在他们才不敢充分发挥那些卑劣技巧。我知道比起他们所干的那些事来,我的孩子这点波折又算得了什么?而且针对天真无邪对这个世界充满希望的孩子的恶意,也是为了刺伤和牵制我的。他们的惯技无非就是:指使孩子对付另一个孩子——即使幼儿他们也能做到,或老师本身将孩子分别对待,抓住孩子的小弱点加以发挥。本身就是女人却有脸大言不惭地跟孩子较真。不像正常的老师那样把所有的孩子平等、善意地对待。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另一位保育员,这些天却没有看到她。询问张老师才得知:她的孩子病了,就在本园的托班病的。看来病的不轻,已经很多天没有上班。这样变成1:1,形势就好掌控多了!还要一提的是:我们来到这个尚有空余的幼儿园后,这里的人数就开始激增爆满,以至于上面在不远处又开了一个分园。

天气实在太冷了,给张老师发短信说今天就不送孩子了。“起来了,过来照照大镜子,大镜子在这里”一脸兴奋的老妪说。昨晚梦中有个一脸横肉的面目可憎的男人向我扑来,我想狠抓那脸上的肉,……我想吐痰但怕吐到枕头上,我极力挣扎掐自己胳膊强迫自己醒来,但发现自己还在原地躺在未动……

“漂亮吧,妈妈?”孩子问,“漂亮!”“为什么?”“因为,什么玩意都有!”我说。孩子问的是碗里的东西,参杂着玉米、鸡蛋、黄瓜、稀饭等。老妪不会理会但心里很明白。邪恶和丑恶似乎很实用,因为人的肉体和自尊面对邪恶时无疑是脆弱的;邪恶和丑恶本身其实也很可怜,因为他们被逼迫得什么卑劣下贱手段都利用,什么肮脏阴暗的角落都去钻。

自从投递了《起诉书》,他们收敛了许多。很可笑的是:当有暴露的危险或其他对他们不利的状况出现时,他们就会像敬业的演员一样,为修补漏洞毫不含糊地立马调整角色转变态度,即使怒不可遏也可以暂时忍住。根据需要而有所退让、有所保留,以便用更隐蔽的方式、在适当的时机恢复丑恶嘴脸继续他们的施压和报复。当然这个“他们”不单是“演员们”而是操控一切的“导演们”,虽然躲在背后,却揭示了他们可笑而丑恶的秉性和心态。

虽说是收敛,但还是坚持让老妪来。可见老妪对他们是多么重要,况且还有什么比孝敬老人的理由更正当呢?经过两个冬天的实地观察和多年准备,老妪似乎成竹在胸,认为加上互相配合的便利就可最后攻克我的心理防线和思想堡垒。她有自己的家,不管从客观还是主观条件上都百分之百不必来这里过冬,也就是说她来这里是百分之百居心叵测.

昨晚有一条网评信息及时出现:“不知是什么样的大人物惹恼了朋友而大发感慨,呃,应该是愤慨?要知道,愤怒往往会使人理智丧失进而使得简单问题趋于复杂化。冷静一下或许有些问题能够迎刃而解。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这多半是别有用心的“忠告”,因为与“九十岁的老人你还计较什么?”的口气接近。而且“任何xx都有两面性”也是他们的常常挂在嘴边的狡辩。

是啊一个九十岁的、毫不起眼的老妪完全可以不计较。但我觉得不记录几笔实在有些浪费和可惜。因此这个故事与其说是我在写,不如说是他们自己在写。为避免“侵犯隐私”之嫌,不是非常精彩的章节我就忽略,只记录最精彩的。相信这些“精彩的丑恶”一定会使你耳目一新。

说到老妪,可不是一般人印象中的老奶奶。而是“其貌不扬、藏而不露、功底深厚”的那种。至于是什么功底深厚且当别论。反正从我的经验此老妪不但是“堵厕所高手”还擅长做一些不显眼的小动作比如:马桶座垫弄上脏污、坚持不懈地将垃圾弄乱使垃圾袋无法从篓中提出。而且注重选择时机,比如在你洗澡之前上厕所不冲而且厕所已经堵结实。当然这只是“功底”的冰山一角而已。

如果你见过那种“做过坏事之后对一切毫不在乎而挂在脸上的笑意”,一种一般人望尘莫及的境界和状态“旧社会某种场合某种职业式的“顽固的超脱”就展现在你的面前。这种状态出现在一个高龄至尊的老人身上,尤其让人难以容忍,但她却乐在其中,反倒是像正常老人一样的状态,得到正常的对待会使她心有不甘,她就会挖空心思地捉弄你、羞辱你。比如:寒冷的早晨你去买早点,回来时却久久不给你开门——当然有充足的理由:一个上着厕所,另一个根本不会开门。自己动手蒸包子,她他们借口厨房太乱而打发其火。

鉴于老妪曾安慰自己似地说过:他们家“楼上的XX成天胃疼”。我每次喝水都注意倒掉原来的剩水。但目前他们主要企图从精神和心理上战胜我,但从实际来看这正是他们十分匮乏和欠缺的。也是他们不得不做出许多罪恶勾当的原因。百折不挠一如既往地选择丑恶,躲在暗处想坏主意发挥丑恶威力是他们的特长。“有条件要贩卖丑恶,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贩卖丑恶!”

她可以一个长时间一言不发,只要说话就都是“有用”的,比如:我打一段文字发出了,她随后找机会说孩子道:“又跳地什么舞啊?累不累啊?累不累啊!”,虽然口气比以往更大胆更直接,但显然问得有些蠢。说点“闲话”只是偶尔:“赵资阳怎样了?”“死了!”,“华古风怎样?”“也死了”“这些人死了也不要紧了——赵资阳犯过错误”这些“权力之争、天下大事”似乎也是她陶醉和安慰的原因。

“给你眼镜”“我要五块钱的”“这个60块,五块钱的不好看,这个好看!”。不出门的老妪还需要戴平镜?无非是设法制造“心理落差”罢了。除此之外还有类似“逼良为娼”的伎俩和滥招。希望、盼望、渴望你能够和他们一样“想得开”而犯下点“错误”,只要这一步成功,你的高贵、独立、尊严就难以继续保持了。可是这近在咫尺的目标竟然也难以实现。他们想尽办法出尽洋相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今天有一个“型男”来敲门:“通信公司的,我们公司……”,我们没有移动的业务。但又按单元门铃,随后竟然又第二次敲家门:“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要乱敲门”。这类货色在我面前总是层出不穷地出现,明知我十二分地蔑视也不甘心,似乎不明白在我眼里他们愚蠢可笑一文不值。有一次在小超市,结账时一个男人从我身后硬挤,虽然衣服很厚我都感到他的身体,我本能地躲闪,不料另一个“女将”却发话了:“你以为你长得多漂亮呢!”“我怕挤到孩子!漂亮?漂亮就挤吗?下三滥吧!”我解释并反驳到,但有备而来的“女将”又说了:“你就是臭毛病!”我说:“走狗才臭毛病!走狗臭毛病!”。他们于是不语。

昨天看了关于歌后“邓一君”的报道,之所以感情生活很不顺利,因为她“很高贵、很干净不像……”。我想如果她能顺遂某些人的处世哲学和人生态度,能够随波逐流,也许会像别人一样事业、人生都顺风顺水吧?而她却意外早逝了。还有极具才华和主见的功夫明星“李肖龙”如果不去抵制什么“狭隘私仇”,如果能“听话”而其他不管,或许也可以避免猝死的厄运。可能至今还在大红大紫。要知道那些火药味十足的武打片的背景可不简单,而是政治色彩很浓的东西,能够传达不可告人的暗示而又不露痕迹。没有“火药味”没有“私仇”怎能达到效果?未来的历史学家一定会费解:为何创造了永恒价值的艺人,因洁身自好而早亡,身后还留下“资深间谍”的名声。而才华平平但归顺的人却持续走红,而且很不对称地充当着冠冕堂皇和“正面”的代表?。

“不是不管,是管不了!外面这些事处理不好,一家人的灾难啊!”。中午听到这样的忠告。还有昨夜梦中的恶魔。老歹毒们制造了混乱却控制不了局面!不是同样的罪人吗?我明白除了没有公开跳出来,他们什么都做了。为了权力杀人、为了灭口杀人、为了利益也杀人、为了震慑人心杀人。“白色恐怖”在暗处和背后也能达到效果。唯独不肯承认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的不得人心,而且背后下手不是更容易吗?因此“挺身而出”的歹徒都不约而同地掩盖真相而保护“组织”,以便给后来着保持背后伤人趁人不备的优势和便利。其实隐藏着的充满仇恨的一伙,才是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罪恶不断发生的根本原因。

口口声声说“珍惜每一个生命”,但就连市长毫无征兆地突然跳楼,又有谁过问呢?前两天报到称有专家精英对“自然灾害”时死了多少人,做了明确考证。这些精英为何不在乎今天、现在每年又有多少人非正常死去?对现在的“人祸”无动于衷?他们一定会反驳到:当时的领导人自己都承认犯了“错误”,也就是说对人民负责的、对工作检讨的,精英们就要算得清清楚楚。而不检讨、根本不管人民死活的当权者,精英们则没有兴趣计较了。这不是很奇怪吗?这只能说明这些所谓的“精英”与那些不做任何检讨、只检讨以前某某年代的当权者之间,有着内在的默契和联系。“嗨共产党整死个人,算什么?”还有“名人”说过这样的名言。事实证明正是他们自己对死人毫不在乎。未来的历史学家也一定会发现:在各种悲剧接踵发生、触目惊心的惨剧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佐料的“和谐社会”,为何某些人对用放大镜寻找创造了非凡成就享有崇高威望的伟人们的“错误”情有独钟?。 

我本打算分开来写,琐事与“大事”。因为这样有些乱。暂时先这样进行吧。

前天得到了一顶帽子,特意为我买的,黑白花色。本来这是忌讳的颜色,只说是配合我原来的红衣服。每当“技穷”之时,往往以“黑”表示对我的制裁:即在财政上的制裁,但多是有其他人来暗示。这些年房屋贷款一直欠着,存款更是一分不留,但日常生活还是较“宽裕”。这次对老妪不如从前就接到忠告:准备过几年苦日子吧!凡此种种我嗤之以鼻,他们却屡试不爽。

老妪似乎又变正常了,对那些小把戏如:用卫生纸擦拭马桶内壁然后将脏污擦到座垫上,而且让你看见也无妨。也似乎失去了兴趣。只是旁观,(贪婪地盯着我的一举一动,似乎想找出点什么,或是感到“养眼”。说实在的我连这个机会也不想给她。有时我突然看那边,她忙不迭转向别处的情形煞是可笑。)和退居后台。“不知好歹!”这是冲我说的。我很害怕冲突,因为实在不想给无辜的孩子刺激。长痛不如短痛,要么离,要过就好好的正常的过。这是我的态度。而他们正相反,嘴上只承认为了孩子才继续。实际是以孩子为筹码。

当然老妪还卖弄一阵“耍刀子”。故意将水果刀摆在哪里,显示“它的存在”。但我不怕反而反感这种无耻,她才作罢。去年冬天我发现她状态有些“癫狂”,那时还不知这是一种“超脱”。有时夜里醒来一开门她正冲你嘿嘿地笑。我曾一度担心她对孩子不利,而拿走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但不久就发生了一系列“滥杀孩子”事件。今年海那省又有因邻里矛盾杀掉人家老婆孩子的惨案。对付不过就拿妇孺弱小开刀。因为他们发现人们如此爱孩子,杀孩子比杀了大人还令人心痛。这是何等的无耻?难道为了小小的变态和仇恨心理,就可以做出“给人类丢脸”是事吗?当然这里面未必这么简单。我们还看到不久出现的市长跳楼自杀等事件的报导。杀孩子,无疑是对当事人最有效的震慑和恐吓。

聪明的魔鬼发现对付孩子,是一个既简易有能有效伤害人的精神、对内进一步麻木人们神经、对外进一步造成恶劣影响、可以震慑恐吓又可以一解心头之恨的好手段。前面说到某些人的猖狂:有带血的尖刀撑腰,他们怎能不猖狂?他们达到了如此的阶段而大多数人们却处在毫无戒备蒙在鼓里的状态,他们怎能不猖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