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动中国 红币破解:达赖在印度忙些什么? 发动武装叛乱喧嚣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20/06/02 09:43:08
达赖在印度忙些什么?  忙着给印度当儿子

  据《印度时报》报道,1月30日达赖在印度班加罗尔演讲时再次当众声明“我是印度的儿子”,理由很具体:“我的脑子被那烂陀思想填充,我的身体是印度的大米、大豆和印度甩饼做成的。”人们记得,从2009年3月起,达赖在不同场合多次宣称自己为“印度之子”,理由无非他是“吃印度饭生活的”、印度是其“精神上师”一类。为此,笔者撰文指出,达赖此举太丑恶、太离谱、太丢人。此后,有少数几个达赖的追随者撰文为达赖辩护,替达赖论证给印度当儿子之必要性和紧迫性。但是经笔者开示,自2010年6月之后,达赖及其追随者似乎终于搞明白“印度之子”不是什么体面话题,从此不再吭声。现在达赖突然高调重拾这个已经冷下去的话题,其良苦用心不可不察焉。

  据外电报,1月26日,印度警方突然查扣一辆前往达兰萨拉的载有大量钱物的车辆,紧接着1月27日,印方搜查了十七世噶玛巴在达兰萨拉的寺院,带走了噶玛巴的助手,1月28日又到寺院进行盘查。此事在境外藏人中引起很大波动。从1月28日起事态扩大,数千名噶玛巴信徒挤满了噶玛巴住所并举行游行活动以支持噶玛巴。此种情景是境外藏人几十年来少有的。境外舆论普遍认为,此事的发生不是偶然的,有其特殊背景,有多种势力在发生作用。有网上舆论直指,“事实上,自噶玛巴到印度后,一直在‘西藏流亡政府’安全人员监护之下”,“毫无疑问,本次事件幕后黑手就是十四世达赖,目的是消除噶玛巴对达赖的潜在威胁。”事情发生后,达赖陷于多重困境,既要绝对服从印方意志,又要面对躁动不安的流亡藏人,还要洗刷自己“幕后之手”的嫌疑,一时无所适从,表态自相矛盾。据“挪威西藏之声”报道,达赖2月7日见印度记者时竭力将大事化小,声言“没有必要看得这么严重,这一事件根本不会给印度和流亡藏人社区之间的长远关系带来任何影响或打击”。可见,与印度的关系才是达赖必须时时考量的第一要素。达赖此时不顾颜面,重提“印度之子”话题,无非是向印方表明:儿子是决不会对爸爸有任何不利举动的,如果此时为了安抚流亡藏人而不能完全顺着印方的意图说话,请万勿在意。不过,“印度之子”与印度之间此番结下的梁子是否就此可以消融,恐怕还要看今后。

  笔者多次指出,迄今印度方面从官到民,无一人肯认达赖是儿子,更可悲的是,连达赖集团内部从上到下也没有一人愿意跟着他以“印度之子”或“印度之孙”自许。在这个问题上,达赖已经落到“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地步。

  忙着把西藏出卖给印度

  2007年1月23日达赖曾对印度媒体声称,“1914年西藏政府和英属印度都承认了麦克马洪线,根据当时的条约,阿鲁那恰尔邦成为印度的一部分”,此后数年间频繁发表中国西藏藏南地区归属印度的卖国言论。时至今日,达赖认为仅仅叫卖西藏的一部分已经不够,进而开始叫卖整个西藏。据《国际西藏邮报》报道,2月7日达赖在印度果阿邦一个集会上声称“西藏的问题便是印度的问题”。2月10日,据《印度时报》报道,达赖在印度拉贾斯坦邦“藏人社团”集会上,先是大肆恭维印度在“自由道德、公民权利诸方面比中国处于领先地位”,然后宣称:由于印度和西藏亲密的关系,加之藏传佛教来源于印度且从西藏的边界沿线拉达克盛行到阿鲁那恰尔邦,“印度比中国更有理由拥有西藏主权”。这里,达赖把为寄人檐下而不惜出卖故土的心态展示无遗。

  中国与印度互为重要邻邦,发展和平友好关系是两国人民共同愿望。中印之间在边境上存在领土争端,但印度承认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的一部分,从未就整个西藏提出领土要求。达赖编造理由,把西藏的主权“奉送”印度,不简单是为了取悦印度,更明摆着是为挑拨破坏两国关系,诱骗印度为他自己火中取栗。一个如此居心的角色,谁敢认做“儿子”!

  忙着做推翻中国共产党的美梦

  世界上形形色色企图分裂中国的黑暗势力,尽管为了各自利益经常相互打得头破血流,但是在一个问题上却有着牢固的共识,那就是:要想分裂中国,必须先推翻中国共产党。据这类势力的代言者之一“自由亚洲电台”报道,1月8日,达赖在印度德里会见了一个老牌海外动乱分子,双方相谈甚欢。这个动乱分子大侃其人生目的就是“鼓动中国各个省独立”,即使丧了命,也要“乘愿再来,继续反共”。达赖闻言大乐,鼓励道:“你乘愿再来的时候,可能你所反对的共产党已经不在了,可能我的寿命要比共产党长一些”。

  其实,达赖此类美梦已经做过多年。更远的不说,1989年后发生苏东剧变,达赖认定苏联、东欧发生的场景将很快在中国上演,一时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西方媒体对此有大量报道。他多次预言“共产主义在东欧已垮,因而在中国亦必然”,“苏联的事实,给西藏独立带来了新的契机、新的希望”,“中共政权末日可数”,……他先是预言“中国5-10年内肯定会发生变化,西藏独立的理想完全可以实现”,然后又迅速缩短为“三年内一定要把西藏搞成独立国家”,最后打下包票,“苏联的解体,将增强藏人的西藏独立的信念,少至一年,中国将发生重大变化”。基于此类判断,他悍然宣布“收回五点和平计划和七条新建议,不再与中共政府谈判”。然而春宵苦短,仅仅到1991年,同样是这个达赖,又开始低首下心请求中国政府再次与他接谈,而“西藏独立”又悄悄变回到“中间道路”。

  最近北非西亚地区一些国家政局动荡,达赖的口风马上又转了。2月18日达赖在印度孟买称,目前在埃及和突尼斯发生的政治运动能给世界带来“许多变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支持西藏事业”,“西藏问题在有生之年肯定得到解决”。而在此之前,据“挪威西藏之声”报道, 2月9日达赖在印度拉贾斯坦邦对年青藏人煽动道,“2008年发生西藏事件时,包括10岁以上的年轻人,约百分之九十九的藏人参与了活动,这标志着一个伟大的转折”——毫不掩饰他对拉萨3·14事件中犯罪分子杀人放火血腥暴行的赞许和向往。

  达赖从1959年发动武装叛乱失败逃亡国外,50多年来无数次预言中国共产党将垮台、中国将分裂、西藏将独立。但是历史却恰恰朝他预言相反的方向走去。笔者只作一个预言:如果达赖不改变他的分裂主义立场,活得越久,越会遭受更多预言破产的痛苦和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