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压床娃娃可以扔吗:上课了:一位教授的智慧幽默课堂(中国文化)(3)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19/08/25 00:06:05
第三讲  中国文化中国男人(Ⅰ)

 导语:几年前,中国某刊物上引发一场战争,战争的一方是男人,另一方是女人,女人说中国的男人没有绅士风度,男人就全力反驳,男人反驳时最幽默最具英式绅士风度的一句话是:是的,中国没有绅士,可是,中国的淑女在哪儿?言下之意,没有淑女,哪来绅士?
  看了之后,令人莞尔,是的,绅士需要淑女来成全。试想男人每天遭遇泼妇,他不无赖哪由着他啊!可是这逻辑反过来也成立,淑女同样需要绅士来成全,试想一个女人每天遭遇无赖,她不撒泼也不成啊。这样一来,我们就陷入那个先鸡还是先蛋的泥沼了,我把它简称为"鸡蛋"问题。
  鸡蛋问题不好对付,我们先绕过去。其实,中国男人不只是缺少绅士风度,翻翻古代典籍,历史中,哪怕是文学作品中,真正让人欣赏的男性似乎也没有几个,我最喜欢的男性,只有两个,可惜的是,这两个都是外国人,还都不在了。这两个人,一个是斯巴达克思,一个是拿破仑。我想象不出斯巴达克斯是如何在决斗场上与老虎决斗的,但我想,肯定是威风极了。你会说,你崇洋媚外,中国也有一个打虎英雄武二啊,是啊,我知道,可是别说武二身上还有诸多其它中国式的毛病,单说他那撒酒疯式的打虎我就不喜欢。至于拿破仑,我想不通一个中国人眼里都算三级残废的小个子男人,怎么会那样魅力无穷?女人喜欢他不说,连男人都崇拜他,怎么搞的?我是因好奇而喜欢。当然了,喜欢这两个人还有一个原因,乃是由于他们都不在了,离得又远,就没人与我争风吃醋了,省了诸多麻烦。
  开场白可能离题远了,咱们这就回去。我拿着放大镜分析中国男人,咱们的男生可能接受不了,不过,第一,这是理性分析,感情上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第二,这是群体分析,不是针对个人,切勿对号入座。第三,更重的是,中国男人也是中国文化的产物,我们的目标,在文化分析。


(一) 古典文学作品、戏曲里的男性形象
  1.男性女性化
  女性化之男性,中国舞台上多了去了。《梁祝》中的梁兄,《红楼梦》里的宝哥哥,弱不禁风,多愁善感,以至于根本不用找男演员,即使找女演员,象郞平郑海霞邓亚萍那样的也不能用。你说唱戏用女演员吧,有些人拍电视也用女的,全不照顾我们情绪。比如那个《新白娘子传奇》,女董郞一出面,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可人家白娘子倒没事,估计人家是仙女,功夫大,不象我们俗人,招架不住这个同性什么的。
  中国男性一但女性化,就坏了菜了。它导致中国男性的弱势化,单说文学模式,西方是英雄救美,中国就是美人救英雄了-公子落难后花园,小姐慧眼识英雄,至于小姐轻者把自己的小金库相赠,重者把自己的千金之躯相许的爽快咱就不夸了,只说一点,中国戏曲影视里最 揪人心的一个镜头是:小流氓调戏小姐了,公子冲上去了,结果没救了小姐,自己倒被人打伤了,结果还得小姐找人把他抬回家中养伤,你说憋气不憋气?我这人不是好人,老是设想,如果宝哥哥领着林妹妹逛大街,遇上了小流氓,你们说咋办?我猜,一拳下去,宝哥哥肯定晕菜,林妹妹只好拿起一把剪刀:你们别过来,过来我就自杀!问题是,如果林妹妹没带 剪刀咋办?所以,每次上街,估计黛玉还得给宝玉提个醒儿:哥哥,可别忘了带咱的剪刀!
  不是我损男人,咱们损男人的传统影视剧也够多了,比如穆桂英挂帅,佘太君挂帅,十二寡妇征西什么的,都在告诉我们一个主题思想:数英雄人物,还看女人!为了证明女人是男人的救世主,男身的观音进军中国不久,就被阉了,男身观音渐变为女身观音,这事闹的!
  男性女性化还会导致一个后果,那就是男性在爱情市场上的被动与落后,男人被动倒不要紧,关键是让人感觉与他们唱对手戏的女人都有"女流氓"的嫌疑。比如七仙女,把人家董永截到路口不让过,要想从此过,得把我娶走,端的流氓到家了。董哥哥不敢,大路不走我走小路,问题是女流氓一下子又飞到了小路口,可怜的 "董狼",没有办法了才可怜兮兮的问那流氓:大姐,你为何耽误我穷人的功夫?你听听,就差叫DY了。问题是叫DY也不行,这边流氓发话了:大路朝天,各走各边,难道你走着,我站也站不得么?大家听听,典型的流氓啊。"董狼"使出浑身解数,抗战也没有成功,女流氓最后得了意,把"董狼"弄到手了。还千古爱情呢,骗谁?不过,从心理深层来分析,中国男性文人都或多或少的具有"女流氓"情结,所以中国经典神话里,大都是女流氓主动上门,以身相许的。不信,看《聊斋》去,里面到处都是"灰男人"情结-做梦就梦女流氓!
  分析其文化原因。第一,从经济基础看,中国是小农经济,农业较之于畜牧业和渔猎业,缺少明显的性特征,种地不需要攻击,不需要冒险,需要的是女性的精细与忍耐,农业民族的文化性格便趋向于女性化。第二,从政治体制上讲,长达几年前的封建专制体制也可能造成中国国民性格的女性化,具体来讲,三纲五常这些玩艺儿就是要斩人之阳刚之气,直接后果就是皇帝君父化,大臣臣妾化,后宫里的男人干脆阉掉,中国男人就这么被统治者玩弄于股掌之上。第三,从意识形态上讲,与小农经济上层建筑相对应的文化便是儒道佛三家。佛无性,道阴柔,儒家虽讲"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看表面,似乎是刚柔相济,只可惜,后来的发展,忠孝义三把剑齐下,导致中国儒家文化犹如被阉割的文化,中国男人的膝盖从此直不起来,长跪数千年。有人打比方说,宋以后的中国文化情调是香甜而柔软的,此话诚是。中间虽有北方少数民族骑马南下,却仍不能挽"柔软于既倒",相反,倒是成吉思汗的那些骠悍的子孙们,由纠纠骑士变成只会喝茶遛鸟的八旗子弟,屁股上也只穿丝绸套裤了,同学们,钢铁就是这样没炼成的。
  至于如今,中国男人更是被人称作床头跪,三从四德也成好男人标准了。三从-太太说话要听从,太太命令要服从,太太指挥要盲从。四德-太太花钱要舍得,太太画妆要等得,太太上街要跟得,太太打骂要忍得,忽忽,这话题就打住吧,否则男人就要求建立"男联"了。2.男性傻气化
  男性女性化,已经够呛了,可是文学戏曲里的中国男人还都是傻里傻气的,偶而一个不傻的,好象还是个流氓,我说的是西门庆。不过,即使西门庆,初次遭遇潘金莲同志,头挨了砸,抬头骂娘,却看见一美女的那一瞬间,估计也要傻眼一回的。中国远古最傻的男性代表,是庄子文章里的尾声高,也叫尾生。你听这名字,就够傻的,尾巴生的,谁不知道啊。这傻哥们儿在柱子底下等女朋友,女友不至,洪水至,抱柱而亡,你说中国当今社会最缺诚信吧,可远古出了这么个诚信之最,却是个傻哥们儿。不过,还有比他更傻的,梁兄是也。你说英台小姐十八里相送,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同一个主题思想:哥们儿,我是女孩子啊!谁知道这傻哥们儿启而不发,愣不明白,真是能把观众给急死,狠不得冲上去把他替下来,好接住人家小姐的话碴。问题是你冲上去也白搭,中国女性爱的就是这等傻冒,你倒是聪明,可惜正因为聪明,才没人爱。所以,我把这种模式总结为:女为悦己者容,男为爱己者傻。最近上演的那个《神医喜来乐》,师傅傻,徒弟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初见老太后,就报出了一串:小人姓张,名德福,师傅说我十八了,师娘说我十九了,我也不知道我十八了还是十九了。。。不过,也不算太傻,报到最后,也知道加一句:还未曾娶妻!这一手,中国文学里的男性公民大都会用,比如张生给红娘报家门:小生姓张,名珙,字君瑞,本贯西洛人也,年方二十三岁,正月十七日子时诞生,并不曾娶妻。呵呵,真是醉翁之意不在报,在乎不曾娶妻也。 上大学时,我们女生背后开玩笑,介绍自己的时候也不忘最后补一个"未婚待嫁",然后笑倒,这都是跟咱传统文学学的。
  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那就是中国男人傻气化的文化原因是什么?这一点想得我头疼,至如今没有令人满意的答案,不过,最近的民意调查中,最理想的老公这一项,同志们大都选老猪同志,说明女公民喜欢憨大哥的传统仍在发扬光大,同学们有兴趣,不妨钻研一下,说不定闹个科研空白项目呢。
  3.男性无性化
  同学们也许会说,冤枉啊,梁山一百零八好汉,那个不威风啊。是啊,够威风的,可惜恁多好汉,却象个太监集团,集体约好了似的,不近女色,偶而出一个犯规的,不但大家看不起他,可能还要受惩罚。比如矮脚虎王英,下山抢女人,宋江对他的惩罚也很具梁山特色:把山上最漂亮的女人-扈三娘嫁给他!
  我看《水浒》时老纳闷儿:那么漂亮的扈三娘为什么愣是没人爱,现在才明白,它是个文化问题。因为老大宋江哥哥说了:但凡好汉犯了"溜骨髓"三个字的,好生惹人耻笑。所谓溜骨髓,即是好色。好色固然不能提倡,但总不能为了不溜骨髓,连正常的人欲也给哈灭掉吧。少女怀春,男儿钟情,本是天经地义,古代的女孩子一见中意的男人,总是自报"奴家年方二八",二八十六啊,同志们,傻瓜都知道中国古代流行早恋,可是梁山好汉们似乎集体发育不良似的,连晚婚晚育都没有,干脆就是终身不娶,将计划生育进行到底了。
  洪秀全时代,重新发扬梁山的革命精神,男兵住男兵营,女兵住女兵营,同志们不能谈恋爱。我之所以不喜欢洪老大,在于他比上人家宋老大就差远了,宋江虽然开始有个阎婆惜,也曾"夜夜一处歇卧"的,可后来就"渐渐来得慢了",原因就在于"宋江是个好汉,只爱使枪弄棒,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一句话,宋江差不多做到了官兵平等,兄弟们要光棍都光棍,谁犯了错,就罚他娶老婆,这样的老大,还算不错。秀全同志在这方面就差远了,不准大家谈恋爱,自己却以身作贼,后宫弄了一堆女人,一二三四五,后宫数老虎,数来又数去,咋也数不清,太不象话。再后来,伟大领袖教导我们,革命的首要任务,就是分清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关键问题是,我们老分不清,现在学历史多了,我们终于发现,原来革命最大的敌人就是爱情,不信,请看咱们的革命戏,《智取威虎山》,《红色娘子军》,里面的男女主人公都是无性人,在革命舞台上连个"秋天的菠菜"都没送过,可是《水浒》里,"菠菜"就比较多了,李师师那丫,曾经给燕青送过,潘金莲那婆娘,就给武二送过!革命同志们虽然没有收下,但是必竟还有"青菜",不象文化革命时代,江山一片秃,红色照万家,不说"菠菜",连丁点绿意都找不着。说英雄们是无性人,个人感觉很难为情,不过,后来终于出现一位真英雄,给所有的英雄平了反,这位英雄就是我们现在的人民干部张二江同志,宋江身边 108好汉,张二江同志跨下108女将,当然了,这里面还包括张二江同志的妻。这种风彩,不由得让我想诵诗: 数风流人物,还看干部!
     不扯了,下面我们分析一下英雄们不近女色的文化原因。第一,我估摸着是后世道家的影响。道家认为,近女色不但影响寿命,且影响武功长进。第二,传统观念认为,女人是祸水。如果这女人再很不幸运的长得漂亮了一些,那就坏了菜,在以德治国的道德家眼里,就是妖精了,比如苏妲己,杨贵妃, 褒姒姑娘等等。所以,男人欲成大器,必离祸水远点儿。象西楚霸王那样,最后关头了,嘴里还念叨着"虞姬虞姬咱咋办",中国的江湖好汉们是很不屑于做的。第三,儒家轻视女人,孔家老二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所以,中国男人就离女人与小人远远的。中国男人大庭广众之下不会对妻表示爱意,中国男人抱孙不抱子。对于儿子,只有两字:庭训。直到如今,中国的男孩子回家,一看爹在客厅坐着,那跟孔鲤见其爹一样-"趋而过庭",想小跑着溜过去,可是没那么容易,当爹的早就在庭前埋伏多时了:站住,干什么去了?就不说学习?看看当爹容易吗?得时时刻刻记着给儿子搞三讲。第四,中国江湖,义字当先,重色轻友,为人所不耻。慢慢的,这种文化要求,就被江湖好汉们内化为一种心理自觉。这方面,刘备的"妇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衣服破了尚能补,手足断了不能续"理论堪称经典。我老是想,怪不得刘备有个扶不起的阿斗儿呢,问题的关键是阿斗娘在阿斗爹眼里就是件破衣服,破衣服若能生个神童,就出鬼了。再举一个例子,苏东坡在黄州任副团练使的时候,团练使蒋运看中了苏的侍妾春娘,提出以白马相赠,希望苏居士以春娘回赠。苏东坡虽然不舍,但还是说:美女换名驹,史不乏例。就这么同意了,春娘听说后,深感人不如畜,自杀身亡。苏东坡甚是惋惜,问题的关键是,照江湖规矩,苏东坡当时无法说出"俺不换"这三个字来,而且,苏先生也不知道后世的温莎公爵可以为了美人丢江山,即使知道,苏先生也把他当作千金买一笑的混蛋周幽王而加以耻笑的,咳,真是没意思!
  最后总结一下,正是因为中国文学戏曲里的男性主人公大都有点畸形,这才导致老滑头金庸沾尽了便宜,在他的书里,男主人公个个既英雄又风流,既多才又多情,迷得大家都五迷三道的,楚留香,令狐冲,呵呵,光听这名字就招人喜欢。(二) 历史层面上的男性本质特征和社会层面上男性的生存状态
  1、 男性的自私
  根据学人的研究,远古的第一种婚姻类型是原始群婚,没有上下辈之分,也没有兄弟姐妹之别,大家是自由乱爱,但是不知怎么回事,事情慢慢在起变化。对不起,后面这一句是伟大领袖领导人观察阶级斗争新动向时所说的话,被我拿来用了。这个变化就是,聪明的女性学会了自爱,也就是守贞。这让男性很恼火,正如恩格斯在其《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里所说:男子从来不会想到甚至直到今天也不会放弃事实上的群婚的便利。男人恼火的结果,便是两性的斗争,斗争结果。表面上看男人输了,女性赢了。其实质却恰恰相反,也就是说,男人有意无意的维护和耸恿了女性的胜利,实质上却成就了男性的集体阴谋,因为,男人不但赞同女人守贞,而且强迫女人守贞,女人的守贞,不再是权利,而是义务。这里就出现了矛盾,男性天性有群婚倾向,为什么又赞同贞呢,原因在于,男性不但不群婚倾向,更有雄性的嫉妒,所谓雄性的嫉妒,恩格斯在其《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里多次提到,咱就不再多说了,只说这两股天性的合力,导致男性看似矛盾其实一点也不矛盾的心理思维:希望自己的女人守贞,同时又希望其他的女人都是娼妓。《战国策》里有个故事,一个楚国人,有两老婆,外人去勾搭,年纪大的严词拒绝,年纪小的欣然应允,没多久,楚国人死,有人问这个勾搭者:你喜欢的两个女人都可以嫁人了,你准备娶谁呢?同学们肯定说:两个都娶过来。非矣,你们也太不了解传统中国男人了,这男人的回答是:我只娶大的。当她们都是别人的老婆时,我巴不得她们都答应我,可现在是我选老婆了,我当然要选一个能为我而拒绝别人的人了。忽忽,发现了吧,男人自私的本性。如果说自私是全球男人的共性的话,我想说明的是,中国男人在这方面很卓越,可谓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单看一夫多妻制让男人维持了多长时间就明白了。
  周礼明确规定,天子可以有一后,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乖乖,人间天子也太胆大,玉皇大帝好象也只有一个王母娘娘的)。天子以身作贼,带头多吃多占,手下的官员们也不含糊,争先恐后,展开了劳动竞赛。诸候一夫人九嫔,大夫一妻二妾,士则一妻一妾(这个一妻一妾,咋听咋感觉象是办公室主任之一正一副),至于庶人,能讨一个老婆就不错了。这种差额分配虽然在后世有所变化,但是基本原则类似现在的公房分配,从上到下,五室一厅,四室一厅,三室一厅,二室一厅,一室一厅,厅室合一,严重者连厅室合一都没有。这方面有两个人物比较有创意,值得单独表扬,一个是晋武帝,后宫万女,看得老小儿头晕眼花,就坐着羊拉的车子,四处游逛,游到哪儿算那儿,这种漫游,引得多少男人流口水啊,真应了伟大领袖的教导:江山多娇,引无数男人竞折腰!不折腰行吗?你看看,满山遍野的美女!
  我要表扬的第二位,是汉元帝,更有创意了,让宫中画师画美人肖象,他老兄就可以"顺图摸瓜"了,没想到画师没有职业道德,把人家王昭君给"丑画"了,气得皇老兄大开杀戒,导致京中画师一时净绝。如果这些画师稍微有点职业道德的话,咱们中国不定也出一位毛.芬奇的名画家,那王昭君也可能如那蒙娜丽莎一样,永远对着我们咪咪笑,笑得我们五迷三道了。
  后来的西洋人怎么也闹不明白,中国人的家庭里,主妇们何以能出现有正有副这么一种怪事。对于这一点,中国传统文化的维护者辜鸿铭是这样回答的:在中国,丈夫纳妾是出于对妻子的爱,对妻子的保护,当然,这与我们中国男人自身的素养和修炼也有直接关系...真正的中国男人那种老练圆熟,那种完美得体的风度,使得其御女有方,游刃有余,我不知道在一千个欧美男人中,是否有一个人能够在同一房间里保持一个以上的妇人同住而不把房子变成斗鸡场或地狱的。辜哥们儿的回话,让西方男人捧腹大笑,可是西洋女人不愿意了,问:从普遍的人性来讲,为什么一个男人可以有许多女人,而一个女人不可以有许多男人呢?这弱智问题绝对难不倒咱的留洋学者,辜兄的回答是:男人好比是茶壶,女人恰如是茶杯,夫人见过一把茶壶配四只茶杯,可曾见过一只茶杯配四把茶壶的?西洋女人在哄笑声中败了下去。后来的又一次宴会上,另一位太太向辜兄发起了同样的攻击,辜兄说,一夫多妻是中国的主旋律,一妻多夫于情不合,论理有亏,对事有悖,于法不容,说完后话头一转,以亲切的语气问洋妇人:敢问夫人代步是用洋车还是用汽车?夫人曰:汽车。辜兄不慌不忙的问:汽车有四个轮胎,府上备有几副打气筒?第二轮攻坚战,我们中国男人又胜了。老辜在这方面,可谓是抗击"八国联军"的狙击手,如果选中国传统男性形象代言人的话,我选老辜,他老兄好自私哎!
  

2、 男性之懦弱
  自私就自私吧,老祖宗有交待,人不自私,天诛地灭,为了天地之环保,自私也是应该的,可是大家绝对想不到,男性文化还有其懦弱的一面。中国古代史上,最令人头疼的边患,当首推匈奴。那万里长城再伟大,也掩饰不住农耕文明对游牧文明的恐惧内核。汉初,匈奴困高祖于平城,七日才解,大风气兮云飞扬的无赖刘四小吓着了,刘敬献"婚姻,赂遗"之计,从此中国的执政者,都无限的热爱起了和平,当然,和平的祭台上所供奉的牺牲,便是中国女人。
  刘无赖一带头,后世小子便高喊继承先烈的遗志,将和平进行到底。下面给大家列举几位著名的牺牲。公元前105年,皇室以江都王建女细君为公主,嫁于乌孙王昆弥。公主到了乌孙,自建宫室,住了几时,外语过不了四六级,便将伤痛发于诗中: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毡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常思汉王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真是痛苦出诗人哪!更糟糕的是,昆弥年高,欲使公主再嫁其孙。公主不肯,上书汉王,汉王的回话是:第一,要顾全大局。第二,咱汉国向来不干涉别国内政!无奈,公主只好从命,评聘分开,降级使用,由原先的奶奶辈,一下子变成了孙媳妇儿,好似教授被聘作讲师。
  几十年之后,元帝时,匈奴王呼韩邪单于来求美人,元帝很豪爽,一下子答应批发给对方五个,领班就是愤而请行的宫内画界之打假英雄王昭君。小姑娘被后世无聊男人描作了爱国英雄,却不知小英雄一出国门就后悔了,作诗曰:秋木凄凄,其叶萎黄。有鸟处山,集于苞桑。养育毛羽,形容生光。既得生云,上游曲房。离宫绝旷,身体摧残,志念抑沉,不得颉颃。虽得委食,心有回徨,我独伊何,来往变长。翩翩之燕,远集西羌。高山峨峨,河水泱泱,父兮母兮,道里悠长,呜呼哀哉,心忧侧伤。看看,汉家又成全一位女诗人。现在,咱们的驻外大使大都是男的了,而且也用不着给驻地国家当什么倒插门女婿,所以也不用呜呼哀哉的。昭君还算女人里比较聪明的,除了写诗表白自己的心声外,还给皇上写了封千古情书:臣妾幸得备身禁脔,谓身依日月,死有余芳,而失意丹青,远窜异域,诚得捐躯报主,何敢自怜。独惜国家黜陟,移于戝工,南望汉阙,徒增怆结耳!有父有弟,惟陛下少怜之。这情书端的厉害,我现在试着给大家翻译一下:小女人有幸成为皇上众多的女人后备队里的一员,自认为傍上了太阳和月亮,死后也将流芳千古了。没想到没给画师送礼,导致我流窜边疆,如果能捐躯报主,也不枉人世上走一遭,更不敢自我可怜。只有一点不好,咱们这么大一个汉国,上上下下,却让几个戝画工控制了,望南方汉宫,更增加了我的悲伤。忽忽,这丫是个情书高手,原文记载:元帝得书,大为动情,穷究其事,画工毛延寿樊青等同日弃市,京师画工一时为之断绝。问题是,这么好的情书,也换不来昭君同志的回归,因为和平使者昭君一回来,匈奴小光棍就跟咱打仗来了。呼韩邪特别喜欢咱的和平使者,上了婚床,就忘了战场了,最后两人还生了一个儿子。再后来,老单于死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昭君再嫁老单于之子小单于。昭君有点不情愿,上书求归,可是老相好元帝已经不在了,代替他的是成帝,当然不允了。可是即使老相好在,也无可奈何。因为咱们的男人需要和平,又懦弱,当然需要用女人换和平了。好歹,昭君比细君强那么一点,嫁的是儿子辈,职称降一级,由正教授变做了副教授,副教授期间,又生了两个女儿。
  总之,汉家天子干过这等和平交易的人不在少数,比如高祖,惠帝,文帝,景帝,元帝,武帝等等,都干过。
  其实,这些作为也不算什么,政治婚姻么,问题是地球的那一边,有些男人跟咱的做派完全相反。众所周知,著名的特洛伊之战,完全是希腊的男人们为了抢回自己国家被骗走的小女人海伦才开的火,而且这火一开就是十年。据说,战争结束,元老院在讨论中认为为了这样一个小女人打十年之战不值得,没想到就在此时海伦突然出现在元老们面前,讨论者全场惊艳,立即改口说:再打十年也值得。由此看出,西方文化里,海伦就是一切,就是战争的全部理由,这理由是唯一的,也是充分的,因为海伦的背后是爱情。相形之下,细君公主昭君姑娘的背后,是苛安,是交易,是讲政治,是男性集体的懦弱!
  还有,普希金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上了决斗场,并且由此走上了不归路,就连招风耳的邱列宁,为了安娜.卡列尼娜,也差点选择决斗,尽管女人已经不爱他了。因为男人的名誉在于同性之间的较量,而不在于在女人面前的威风,很可惜的是,我们看到的历史是:作为统治者,男性们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作为丈夫,男性们打同性不行,打妻妾则是全能。打一个比方大家就知道了,同学们都是来自乡下,那么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旦一个女人背后有了风言风语,不幸的又让其男人听见了,那么这男人下一步的行动将是什么?不用说,男人雄纠纠气昂昂跨过家门槛,人刚进,手已伸,不由分说,先把女人打一通!3、 男性之无奈
  我们不说男人的坏话了,再说下去,好象我怎么似的。下面我们就讲一下传统中国男人的无奈,说真的,他们也不容易。传统中国男人一但有妻有母,吓,那他就是风箱里的老鼠了,两头受气,只有中国,才会给男人们准备这么一道智力题:如果妻和娘同时掉河里,而你只能救一个的话,那么,你救谁?或者说,你先救谁?你会说,娘和妻不会同时掉河里的,即使掉河里,也能同时救两个,呵,这就是中国男人的生存状态!正应了那句歌词:无奈,无奈,无奈的思绪!
从心理学方面分析,男人天性都有恋母的俄狄浦斯情结,俗语说:母亲是儿子的第一位情人。而中国母亲没有自己的独立的天地,相夫教子才是她的全部政治活动,所以,这方面,中国婆婆的嫉妒心表现得最充分,这导致中国的夫妻不能在婆婆面前过份表现,比如焦仲卿和刘兰芝,我怀疑是两人太恩爱了,才导致婆婆咋看她咋觉得不顺眼,而中国传统礼制又规定:子甚宜其妻,母不悦,去之。翻译过来就是,男人特别喜欢自己的妻子,两个人很般配,但是婆婆不喜欢儿媳妇,那么休掉她!同样的原理,也正是黛玉喜欢宝玉的小心眼儿被贾母和王夫人看在眼里,认为她心重,才故意要拆散他们的。还有陆游和唐琬的悲剧,也是陆游的娘一手导演的。我私下里认为,如果那位婆婆是寡娘熬孩子,那么更坏菜,比如咱们的慈禧婆婆,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同治帝,奉行的是:你喜欢谁我偏让你喜欢不成。正是由于这样,同治才经常在太监的带领下逛八大胡同,后来咱们的北大教授陈独秀同志也喜欢去这个地方逛,估计那地方的风景比较美丽。同治早逝,慈禧把自己的外甥抱了过来,这就是咱们的光绪帝。历史在重演,光绪和珍妃过于粘乎,让老婆婆看得火冒三丈,有时候我都想,中国男人要是身边都配个心理学大师就好了,也好玩点欲推擒故纵,阴喜阳不喜的游戏,那样就会躲过婆婆的"远程捣弹"的,比如光绪,见了皇后隆裕就应该离老远就喊:宝贝,三分钟不见,如隔了三秋,可想死我了。而珍妃见了光绪,也应该演双簧,用小手绢挥光绪:讨厌,讨厌,敢紧办公去,我正烦着呢,别来惹我!如果这样做了,慈禧老太后肯定笑得合不住一张老嘴,不过,分寸得把握好,尽管隆裕皇后是她老人家的亲侄女,那也不能表现得喜欢老婆胜过自己的娘亲,因为有前车之鉴,唐婉也是陆游他娘的外甥女的,不照样拆了他们?所以,要小心啊!
  不过,天底下也有好婆婆,比如人家孟子他娘。孟子有一回回家,发现老婆在屋里光着身子,马上跑去报告自己的娘,要休妻。这婆婆说了: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你跑到人家闺房窗户偷看风景,是你非礼,怎么能是你媳妇的不是呢?说得这哥们儿哑口无言。不过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孟子是个乖孩子,如果他老娘一听就火冒三丈,说:这小淫蹄子,休!那么孟子肯定屁颠屁颠地当即跑老婆那里,手一摊,肩一耸,说:俺娘说了,让你走人,回你娘家去吧!
  夫妻恩爱不能表现于家庭,更不能表现于社会上,认为那是很丢人的一件事。《国语. 鲁语》载,春秋时鲁国大夫公父文伯去世时,婆婆特别告诫他的妻妾们,回头祭典的时候,你们几个委屈一下,不要容毁骨销,不要吞声饮泣,不要摧胸顿足,不要愁苦忧伤,安安静静守在灵前就好了,我可不愿意人家说我的儿子是个疼老婆的男人!再举一例,西汉宣帝时的京兆尹张敞就被人告过,这老兄的官职相当于现在的首都市长,有人在皇帝面前打小报告,说张市长的妻很漂亮,张市长很爱她不说,还经常在家里给她画眉毛,皇帝一听,大怒:太不象话,身为首都市长,不宏扬革命主旋律,在家带头搞不正之风,给我拿来!张敞还算聪明,对皇上说: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呵呵,皇帝也是有老婆的人,想想,张市长说得也对,说不定还有在家给老婆画唇红呢,遂放了张敞。张敞幸运,如果他碰上的是李逵那样的皇帝老儿,肯定撤职查办!
  下面我们分析一下男人无奈的文化原因。其实,中国男人过得很累,对皇上,得忠,对双亲,得孝,对朋友,得义,总之,忠孝义就象三座大山压在男性头上,或者说,象三根链子拴在男人脖子上。苏东坡为朋友,不得不以妾相赠,这是义;男子汉大丈夫,以忠事君,精忠报国,这是忠;至于孝,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在当时,比现在的马列主义还经典,《礼记》里,曾子是这样谈孝的:夫孝,置之而塞乎天地,溥之而横乎四海,施诸后世而无朝夕。推而放诸东海而准,推而放诸西海而准,推而放诸南海而准,推而放诸北海而准。同学们,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典故就是这么来的,真理就是这样诞生的,真理面前,人人低头,无原则的忠,无底的孝,无边的义,导致中国男人的脑袋,永远的低了下去,就这样一低几千年,可怜见的!
     好了,这一段课就讲完了,请大家默哀三分钟!联合国最好能给咱降半旗,以示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