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堵门:美国与“阿拉伯革命” []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19/08/19 00:05:45
美国与“阿拉伯革命”
2011年03月08日 08:54:24  来源: 新华国际 【字号大小】【收藏】【打印】【关闭】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3月7日发表题为《美国与阿拉伯革命》的文章:

3月6日,卡扎菲的支持者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街头游行。新华社记者 张锰 摄
这次阿拉伯世界的革命,性质是要求民主和自由,对象是本阿里、穆巴拉克、卡达菲等长期统治阿拉伯世界的政治领导人。但是如果如此理解这场革命的话,就与一些西方主流媒体的浅薄差不了多少。
实际上,这场革命的一个重要对象正是美国、西方与阿拉伯世界的旧关系。也就是说,美国和欧洲一些主要国家长期以来奉行的对阿拉伯世界的外交政策,美国在阿拉伯的利益和影响,也是这场革命的对象。
这就是为何当中东阿拉伯的政治火山喷发,大地震颤,长期靠高压、恐惧、宣传等来进行的统治、看似强大的穆巴拉克政权居然不堪一击之时,美国遭遇了重大的国际危机。美国国务卿希拉里2007至2008年竞选美国总统时,与美国民主党内的主要竞争对手奥巴马的分歧之一是她认为奥巴马不能处理“凌晨3点打来的紧急国际电话”。姜是老的辣。这次阿拉伯的政治动荡和政治革命,正是活生生的“凌晨电话”,不幸印证了希拉里当时的竞选语言。奥巴马上台两年了,还没有遭遇此等最大国际政治危机的考验。
中东问题是美国学界研究重点
美国应该说是比较了解中东的。在美国的大学和政策智库,中东问题从来是研究重点学科。即使在中国研究近几年重要性越来越突出的情况下,由于石油利益、反恐战略、以色列、伊朗等因素,中东研究,包括阿拉伯研究,并不比中国研究少。但是,如同苏联解体一样,美国事前并没有料事如神。如此突发的大规模抗议以及其政治后果,让美国非常着急。今年1月,在华盛顿隆重接待中国国家主席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其实已经心不在焉,不得不大大分心,开始把白宫“形势室”的重点放到了苏丹正在进行的独立公投和突尼斯等的革命上了。
美国多数学者,尤其是号称是研究“大战略”的地缘政治和苏联问题学者,尽管他们知道苏联的深层内部问题,但遗憾的是,并没有预测到苏联解体。不过,苏联解体时,美国欢呼雀跃,庆祝冷战居然以此种方式而终结。美国的士气——美国国际政治学者和地缘战略家非常重视的国家实力——因为苏联解体而得到巨大的鼓舞。于是,美国学界和舆论,立刻出现许多今天看来华而不实的新理论,诸如全世界熟悉的“历史终结”、“单极世界”,以及“美国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全球超级强权”等论调。
这次,阿拉伯世界的革命,不比苏联解体的重要性和影响差,而且可能远远超过苏联解体的影响,因为与俄罗斯一样,阿拉伯世界历史上也是西方的强大对手;阿拉伯世界控制世界经济的石油基础,掌握着锋利性稍微钝了的“石油武器”;阿拉伯世界属于西方认定的“非我族类”的“非西方”的“第三世界”或者“发展中世界”,占全球十多亿穆斯林的三分之一。
但与苏联解体大大不同,美国非但高兴不起来,反而忧心忡忡,每天的中东形势,不管卡达菲是否还在的黎波里,对美国白宫、五角大楼和国务院来说,都犹如“凌晨三点的电话”。原因很简单,也很清楚,苏联解体是加强了美国势力,而阿拉伯革命,则是削弱了美国影响。
美国和中东的关系何去何从?打开阿拉伯世界的半岛电视台的网站,我们会轻易发现一个讨论的热门话题:阿拉伯革命后,美国和中东的关系将如何?这是一个没有很快的答案的关键、中心问题。但有一点应该是确定的,这场革命不是发生在美国势力上升的冷战后期(注意,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学者约瑟夫·奈在1990年出版《注定领导世界》一书,用他发明的“软实力”概念,有力地回答了当时的“美国势力衰落”的怀疑论者),也不是发生在美国势力如日中天的21世纪的黎明,而是在美国国力走下坡路的时期(尽管美国许多领导人和学者警告,“两场战争和一场金融危机”后的美国并未衰落,中国多数理性和成熟的学者也认同这一点)。
不过,仅仅这一点,就足以告诉我们,阿拉伯革命对美国构成的主要是挑战而非利益机会,是冷战结束后二十年来美国面对的最大的地区挑战之一。
美国的新中东战略是将错就错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美国的战略家和决策者以为需要把美国“大战略”的重点转到应付“新兴大国”的崛起和包括恐怖主义、网络黑客、非法移民等在内的非国家行为上来。尤其是“中国的崛起”,在美国似乎已经是定论。美国人不再讨论中国是否已经崛起,而是讨论如何应付“崛起的中国”。其实,阿拉伯革命告诉美国人,美国面对的全球挑战中,即使中国的崛起算一个对其主要的挑战,也还不一定是最紧迫的。因为中国并没有挑战美国的政治意志,而是继续不断地购买美国国债,加强与美国的“相互依赖”和“伙伴合作”。
美国从与中国的关系,类似与穆巴拉克的埃及一样,已经获取了巨大的利益。那些鼓吹中国是美国的头号挑战的美国人,其实是不利于、甚至是违反美国在中国的根本利益。
美国在中东靠不住的盟友萨达姆早已清除,剩下的中东领导人,即使是利比亚的卡达菲,这些年也与美国和英国关系大大改善,放弃了开发核武器,至于穆巴拉克等,都是靠得住的盟友。如今,这些美国的老盟友,一个个颜面尽失地下台,局面大变,美国该如何应付?
从目前奥巴马政府对中东事变的反应来看,我的概括是美国正在“将错就错”、变被动为主动,接过这些国家民主势力在推翻独裁者的口号,毕竟美国对外政策的核心不仅是利益,还有价值。民主也是美国外交政策一贯的原则。
所以,美国会争取使这次终究、迟早要发生的阿拉伯革命中的损失降低到最低限度,甚至干预局势演变的方向,使局势反而变得对美国有利。利比亚事件中,美国动员了外交、军事、经济、人道主义等多种手段,试图介入利比亚局势,通过帮助利比亚新政权而使美国摇身一变为阿拉伯政治革命的主要国际支持者,甚至国际领导者,从而大大化解这次革命对美国利益和影响的冲击。(作者是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庞中英。本文观点为作者个人看法。)
搜索更多阿拉伯世界 美国外交政策 的新闻
中东为低龄化伤脑筋 美借机输出民主
外媒:美或改变中东“政权更迭”战略
三军合围利比亚 美国趁乱中东火中取栗
美国在中东走“险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