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教育几月考试:李敖、李戡和陈文茜为什么骂韩寒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19/10/19 18:02:56

李敖、李戡和陈文茜为什么骂韩寒


李敖与李戡是父子,李敖与陈文茜像兄妹。三个人异口同声骂韩寒,让我很生气。陈文茜开骂时,我忍了,“好男不和女斗”;李戡又骂时,我又忍了,嫌他“乳臭未干”;现在李敖亲自开骂,真是欺人太甚,“婶可忍,叔不可忍。”我开始急速敲打键盘,写这篇文章。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先是小妹陈文茜在香港书展上像泼妇一样骂:“作为上海市民的韩寒对于上海世博的无知显得浅薄和没文化,说话就像放屁一样轻松。”我听了很惊讶!我在美国时经常看她的节目,还挺喜欢她,因为她是民进党员,敢反对民进党台独党纲,脱离民进党。几年未见她,变化竟这么大,像泼妇一样了。

  

  接着儿子李戡傲气十足地骂:“韩寒算老几?连大学都考不上。”他说的不对。据我所知,韩寒不是考不上大学,而是不想考大学。韩寒说过类似的话:如果我要是没出息就去上大学了。在他眼里,中国教育像牢笼,里面贴满做官,人上人的远景,钻进去的人活受罪,学不到多少知识,反而磨灭了自由个性。韩寒不想当官,所以也不想受那份罪。李戡比韩寒小十岁,他问韩寒算老几?韩寒可以问他算小几?

  

  最后老将出马,李敖文绉绉地骂:“韩寒如果不超出他的本位,仅仅是写一些小说,他肯定可以写一辈子;赛车也可以尽管赛,因为这是健身的范畴,但他如果超出这个范围,就会很痛苦。”姜还是老的辣。李敖这段话表面看不出什么恶意,实际骂的比他小妹和儿子都狠,等于说韩寒知识面窄,基础差,再没多大发展了。

  

  他们三个人是“三人帮”,李敖是老大兼军师,另两人听令行事。我感觉“三人帮”骂韩寒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名嘴陈文茜先开场引起民众关注,李戡继而发出挑战,最后李敖亲自上场。

  

  李敖骂韩寒,话语中的知识是指中国古文化知识。韩寒的古文化知识确实不多,这正是韩寒的优点。他没有被古文化感染毒化,保持自己独立思想天性和敏锐的观察力,还有勇敢叛逆精神。如果他有满脑子古文化知识,就不会是现在的韩寒了,顶多到百家讲坛胡诌八扯一通,骗骗涉世未深的青年人。

  

  鲁迅曾经有过古文化知识方面的精辟论述。他在《华盖集——青年必读书》中说:“中国书虽有劝人入世的话,也多是僵尸的乐观,外国书即使是颓唐和厌世的,但却是活人的颓唐和厌世。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晚清末年,中国通今博古,满腹经纶的人太多了,还不是眼巴巴看着几艘鸦片船在中国横冲直闯,如入无人之境。大师的知识只能用来阅读领会不平等条约,连改动的权利都没有。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李敖和陈文茜是有大学问的人,我说的道理他们比我明白,比我知道得多。李戡虽然年轻,有他老爸指导,他也该明白。他们三人为什么骂韩寒?这是本文重点探讨的问题。

  

  问题焦点都在李敖身上,搞懂他,所有就迎刃而解了。较早之前,我很佩服李敖。他知识渊博,阅历丰富,意志坚强。面对专制政权有一股无所畏惧的精神。当得知他生在东北,祖籍山东时,我又多了一份同乡同籍的亲切。

  

  从他北大演讲开始,我对他的尊敬和亲切感有了90度转折。那时我还在美国,竖起耳朵,瞪大眼睛看他在北大讲台上演讲,当听到他痛批美国动用军警镇压闹事人群,如果他没有别的目的,我也会赞成他。可他是为了替其它镇压行为开脱辩解。意思是连最民主国家都这样干,别人当然可以干,镇压有理。

  

  当时我很失望,但尽量试图理解他。我想,他要登上北大、清华和复旦的讲台,不能只讲我喜欢听的,他上讲台演讲是经过一些人批准的,总要讲一点儿他们喜欢听的话,不然为什么让他讲。

  

  这次“三人帮”骂韩寒,有网友解释说是因为韩寒树大招风,我觉得不是。比韩寒大的树多的很,李敖旋风绕过其它巨大的树不吹,只狂吹韩寒。也有网友说是李敖想让儿子取代韩寒,我觉得也不是。现在挑战韩寒不是时候,他儿子刚来大陆,安静学几年,熟悉情况后在挑战更有利。

  

  李敖的目的是迫不及待地向大陆教育部和文化部(简称两部)献媚。他让陈文茜开场,让李戡挑战,自己以护儿子的面目出现。这是假象,他想掩盖自己献媚目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韩寒是两部头痛的人物。他有独立思想,叛逆精神,勇敢面对恶势力,尤其是他年记轻轻就有了巨大影响力。韩寒批评中国大学教育毫不留情,他自身的优秀就足以令中国教育难堪。韩寒批判中国迂腐文化不留余地,他办《独唱团》刊物时,第一次用的“挡中央”封面,使文化部大动肝火,又奈何他不得,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平息,下次不知他又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李敖是绝顶聪明的人,他指挥“三人帮”替两部出出气。两部乐观其战,老牌自由斗士斗年轻自由战士,太好玩了,看你韩寒还有多少精神头和两部过不去。

  

  鲁迅评《水浒》时说:“一部《水浒》,说得很分明:因为不反对天子,所以大军一到,便受招安,替国家打别的强盗——不‘替天行道’的强盗去了。终于是奴才。”

  

  在封建专制社会是人欺压人的制度,始终会有不服的叛逆群体存在。社会欺压轻,叛逆群体比较小、比较弱,社会欺压重,叛逆群体就大、也比较强,以此保持社会平衡。

  

  叛逆群体分为武叛逆和文叛逆,水泊梁山好汉是武叛逆,被朝廷说是“强盗”,鲁迅、胡适、韩寒是文叛逆的代表,他们只在思想文化领域表达独立思想和见解。当年李敖也是文叛逆,和蒋介石专制政权斗法,两次坐牢,坚贞不屈,越战越勇。台湾建立民主制度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如果他按照这条路走下去,他会有更大的荣耀,成为进步人的永远精神导师,像鲁迅一样。

  

  令人惋惜的是他受到招安。如果受到招安后沉默不语,享享清福也就算了,我也不多指责,现在竟然调动“三人帮”,替两部打击别的叛逆人了。如果李敖会武术,他就去打别的“强盗”去了。他的这一转变说来也不奇怪。符合他的行为模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他的人生哲学是出名第一,正义第二,利益第三。如果正义和利益两者不可兼得,他会舍弃利益,如果出名和正义不可兼得,他会舍弃正义。什么大陆民主化,什么社会公平、尊严,保住自己名气,打造儿子名气最重要。

  

  他有许多事情有求于两部。他儿子未经考试进入北大,挤掉大陆考生名额就是其中之一。他北大演讲骂美国镇压,也是为出名不顾事实之举。他年轻时为了名不拍坐牢,老了却不能无所顾忌。他没有权利可传给儿子,想把名气传给儿子,“扶上马,送一程。”

  

  “三人帮”骂韩寒,使我对李敖的尊敬和亲切感又转折了90度,等于180度。他完全堕落了。一颗巨星在活着的时候就坠落了。他气数已尽,除了向两部献献媚眼儿,帮两部当当打手,再不会有什么作为。李敖是个好同志,都是中国古文化害了他。还带坏了小妹,教坏了儿子。

  

  李戡的名字很耐人寻味,有戡乱剿匪之意。当年蒋介石打毛泽东就常用这两个词。李戡写《李戡戡乱记》,大骂台湾教育,其实是骂给两部听的,有献媚的效果。接着又到北大上学。这两件事如果早30年,会被说成“弃暗投明,从水深火热中逃到阳光下。”李戡现在又接受了戡乱剿匪新任务---骂韩寒。

  

  李敖堕落和坠落不足惜,他毕竟辉煌过了,荣耀过了,死后的事可以不去想。李戡不同,他那么年轻,被老爸推上一条险路,有可能是绝路。《水浒》宋江的结果并不好,朝廷利用完了,名声臭了,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呢?除非下定决心,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

  

  网友别以为我是在骂“三人帮”,我是在帮他们上进。在中国被人骂的越多上进越快,作“坟头看奥运”诗的王兆山,在全国一片骂声中当上“委员大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