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垚:礼拜之于穆斯林的作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20/02/23 11:47:38
礼拜之于穆斯林的作用
  
  
  穆斯林世界,规矩多,礼拜多。伊斯兰教教徒,如此虔诚,战斗力如此之强,礼拜在其中,起到巨大作用。
  
  说一下礼拜:
  宗教规定必须礼拜。
  礼拜的条件
    (1)衣净。礼拜时必须穿干净的衣服。
    (2)水净。用洁净无染的水作大净和小净。
    (3)处所净。礼拜的地方必须是干净的。
    (4)举意。礼拜者要在心中立下意愿。
    (5)认时。礼拜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进行。
    (6)朝向正。礼拜的朝向是麦加,在中国是西向。
    每一个礼拜动作又有六项仪则,称为“六仪”,或称“拜内六件天命”。“六仪”是“抬手、端正、诵经、鞠躬、叩头、跪坐”等。由于教派、教法学派的不同,在礼拜的某些细节上也有差异。
  礼拜的形式
    每日“五时”礼。
    晨礼:阿语称帅拉图勒发吉尔,波斯语称“邦搭”,时间是从拂晓到日出。共四拜,两拜圣行,两拜主命。
    晌礼:阿语称帅拉图勒祖合尔,波斯语称“撇什尼”。时间是从中午刚过到日偏西。共十拜,四拜圣行,四拜主命,两拜圣行。
    脯礼:阿语称帅拉图勒阿苏尔,波斯语称“底格勒”。时间是从日偏西至日落。共四拜,四拜主命。
    昏礼:阿语称帅拉图勒迈格利布,波斯语称“沙目”。时间是从日落至晚霞消失。共五拜,三拜主命,二拜圣行。
    宵礼:阿语称帅拉图勒尔沙宜,波斯语称“胡夫滩”。时间是由晚霞消失至次日拂晓。共九拜,四拜主命,二拜圣行,三拜当然(威特尔)。
  除了每日的礼拜,还有其他多种礼拜。
  
  这是什么?
  第一,这简直是军队操练啊!这与军队是一系列规矩背后的道理,是一样的,必然导致纪律性很强。这是行动上的。
  第二,每一次礼拜,都是一次心理暗示,自我暗示,很快就变成非常虔诚——其他思想就被排斥了。这是心理上思想上的。
  这个教,每天都在自我洗脑,自我强硬化,实在是太强悍了!   --------------------------------------------------- 伊斯兰最恐怖的在于,无论遭受怎样的失败,他们都不改变自己的信仰。
 伊斯兰已经沉寂了300年,但是他们控制的地盘一点没有减少,反而向欧洲腹地传播。
 
  伊斯兰最恐怖的地方不是不改变信仰。
  而是基于经典不变基础之上的创建'宗教民族’的行为。伊斯兰有个重要观点,它是以宗教来划分民族的。建立统一的穆斯林民族是伊斯兰的终极政治目标。为了完成这个政治目标。伊斯兰从语言(对经典的解读权)、生活习惯、宗教条文等方面加以推进。    现在的伊斯兰,实际上是不完整版本的伊斯兰。
  自什叶派分家开始,伊斯兰实际上就是一个不完整版本了。
  完整版本的伊斯兰是一个拥有'稳麦’(全部穆斯林在心理上形成牢不可破的团体)的宗教民族。以宗教为武器不断的吞噬异质文明、以宗教为核心建立具有强大社会约束能力的宗教民族和宗教文明。    我们观察新穆斯林皈依的过程,会发现伊斯兰利用各种具有排他性的教规快速的对新信徒完成旧文化切割,用群体生活气氛和群体信仰约束机制来强化和确保穆斯林群体的稳固性。
  
  就文明的微观结构而言,伊斯兰具有强大的侵略性。
  就文明的宏观结构而言,宗教民族的概念显然有碍于高级文明的演化。
  
  今天的历史处在这么一个点上:
  城市化进程和市场经济削弱了先进文明的人口繁殖能力,先进文明正处于文明内部矛盾大浮现(世界正在发生深刻的经济实力版图的改变)的窗口。  -------------------其实人类和邪恶力量的斗争一直都没停止过,是有其周期性的,但人类一直都在这种斗争中前行,邪恶力量怎么肆意嚣张都会被进步人类找到压制办法,就像人类和病菌的斗争史,哎,说到底就是死人,谁都不想看到生灵涂炭,但谁都阻止不了,根源就像楼主说的:粮食,水,空气。理解了这点就理解了为什么喜马拉雅山的制高点对中国的意义了。 *******楼主论证了一大堆伊斯兰世界对其他文明的冲击,但要知道,影响是相互的,其他文明也在对伊斯兰文明产生影响。历史来看,优秀文明会同化劣质文明,文明的融合是主流。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即使经久不衰的中华文明,现代在与西方文明的生存斗争中也艰难地处于守势。
  拿埃及来讲,埃及的世俗化在传统伊斯兰文化中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但却变成了事实。文明有冲突就有融合。
  在西方移民中,更多的穆斯林还是接受了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然而这些融入西方文明的穆斯林因为低调和趋同,反而不如那些独立于西方文明之外的同胞引人注意。
  现代西方文明的生活方式在伊斯兰世界才传播了多少年,可以看看在伊斯兰世界的社会和心理上造成了多大的影响。我的观点和楼主恰恰相反,随着现代生活方式在相对自闭的穆斯林世界进一步普及,伊斯兰文明的生命力在消弱而不是增强,当然这里会有一个或多个反弹期,也可以通过封闭和高压来抵制,但是大方向是不变的。
  所以我认为,即使退一万步,如楼主所言,穆斯林占据了欧洲,但回过头他们会发现,他们其实已越来越像欧洲人,在追求传统的西方文明,他们已不在是曾经的传统意义上的穆斯林了。-----------------------------
  文明的相互影响却是是存在的,只是这种影响不一定是愉快的,甚至可能是敌对的。
  阿拉伯国家的所谓世俗化的根基都很脆弱,如土耳其、埃及等国家,都是上层一部分人,动用军队等专政手段,强行推行宗教与政治分离。但是社会大众的伊斯兰思想根深蒂固--那里的人民几乎全部信奉伊斯兰教。一旦时机成熟,拥有广泛根基的宗教组织便有几乎卷土重来。现在看来,土耳其、埃及等国都有宗教化的倾向。
  关于伊斯兰人群融入欧洲的问题,应该说,伊斯兰是世界上对外排斥性最强的宗教了。及时有部分伊斯兰群体安分守纪,但是也可以看作与伊斯兰极端分子是一枚硬币的两个方面。因为当前情况下,伊斯兰想要有大的举动不可能的。但是当伊斯兰势力达到临界状态的时候,则情况不会相同。这个才是问题所在。  ---------------------------------------------------------------伊斯兰在中国也有,比如东突分子,比如回族。看来中国也难以独善其身。
 
  从历史上看,中原王朝经营西域和蒙古,大都停留在流动商人和军事基地的层面。一旦中原王朝衰落,这样的网不管撒的多宽最后都是风过水面不留痕迹,无法为下次的进入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人文资产。
  
  这一百年我们民族目前最大的成绩,其实在于巩固了对东北和西南的控制权。如果我们不趁着这次强盛期不粉碎伊斯兰往东传播最重要的中继站--新疆的伊斯兰势力,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地区的人文面貌。那么不管我们今天把新疆建设的如何繁荣,在下一次文明衰退期,这一切都是别国的国基,我们的依旧水过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