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鱼时刻80.5期:【佳片U约】澳大利亚.美国二战经典:《天堂之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19/09/17 06:59:11
镜花水月图书馆更多精彩请您欣赏




《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6周年影视展播》


澳大利亚.美国二战经典:《天堂之路》
[海报剧照]

[热诚推荐]
一部能安抚人心灵,使人学会坚强的,充满爱的电影!
即使已昏昏入睡,也可让你散去瞌睡虫,认真看完,并能细细体会的好电影!!
[剧情资料]
导演: 布鲁斯·贝尔斯福德
编剧: 布鲁斯·贝尔斯福德
主演: 格伦·克洛斯 / 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 / 凯特·布兰切特 / 宝林·科林斯
类型: 剧情 / 历史 / 战争
制片国家/地区: 澳大利亚 / 美国
语言: 英语 / 日语 / 荷兰语 / 马来语
上映日期: 1997-04-11
片长: 122 分钟 / 114 分钟(FMC Library Print)
又名: 火线浮生录
天堂之路的获奖情况
1998年 Australian Cinematographers Society Feature Productions Cinema Peter James
1998年 Film Critics Circle of Australia Awards 最佳导演(提名) 布鲁斯·贝尔斯福德
1998年 Film Critics Circle of Australia Awards Best Screenplay - Adapted(提名) 布鲁斯·贝尔斯福德
天堂之路的剧情简介
在1942年的一个晚上,驻扎在新加坡的澳大利亚和英国军人正在举办一个盛大的舞会,大家随着美妙的音乐翩翩起舞,坐在一起悠闲的聊天。正在这时一声炮弹的巨响,打破了喧闹的气氛,骤然间鸦雀无声,战争来了!
澳军上尉立即发布紧急命令,所有的女人和儿童全部撤退,军人们准备迎战。在草草的告别后,女人和儿童们登上了回家的大船。船在大海上小心的航行着,船上的人们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天空中突然出现日军的战斗机向她们实施了猛烈的轰炸,迫使她们弃船,跳入水中,寻找生路。
黑夜过去了,一些幸存者经过一夜的漂泊,来到了一个小岛,被岛上的日军抓到了集中营,集中营里有许多的妇女和儿童,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度,但遭受着同样的命运。
在集中营里他们忍受着非人的待遇:集中营里的环境很差,很多人感染上了疟疾等疾病。一天一位老夫人患病,生命垂危,为了给老人治病,一位叫魏英的女囚在深夜日军防范性降低时,冒险在集中营的铁丝护围旁用自己的物品和外面的人交换了一些药物,被日军发现后活活烧死。日军们不给她们提供充足的生活用品,一次女囚们在洗浴时为了争夺一块小小的肥皂而动手打架。在这里妇女和儿童经常挨饿,还要像奴隶一样的工作,断绝一切与外界的联系。这一切使得人们对生活很绝望,对未来没有希望,有许多人在绝望中死去了。
在皇家音乐学院受过训练的英国人爱德丽亚看到人们在逐渐的堕落,心中萌生了成立合唱队的想法,在她的努力下,他们演唱了很多优稚的古典曲目,为他们枯燥的生活平添了乐趣,找到了自我的价值,让近乎绝望的囚徒们产生了对生的渴望。
1945年,战争结束了,日军撤出了集中营,女囚们重新获得了自由,她们抱在一起欢呼雀跃,在爱德丽亚的指挥下,又哼起了美妙而动听的旋律。
精彩视点:
这部影片是凯特·布兰切特的银幕处女作,是一部描写二战时日军集中营中女囚的故事,片中体现了女性的勇气,友谊与力量。
本片编导布鲁斯.贝雷斯弗德,1982年执导的《疲惫不堪》获奥斯卡最佳编剧奖提名,1989年执导的《为戴西小姐开车》获4项奥斯卡奖。本片被认为是一部女性版的《桂河大挢》。
[精彩影评]
回家
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会记得那些受着苦难的女人们聚集在一起,缓缓的,平稳的,震撼人心发出的声音。没有乐器,没有听众,甚至没有语言。心灵是最棒的乐器,心灵是最真的听众,用心去唱的歌不需要语言,何况,我们要用什么语言?这些女人里有英国人,美国人,荷兰人,澳大利亚人,中国人。她们用女人最柔软的表达方式,只想唱出一句话,那就是:回家
到底哪里是天堂?我问出这个问题,你是不是想象到了白色的宫殿,飞翔的天使和慈祥的上帝?那是因为你离天堂太近了,又太远了。所以你仅靠想象来告诉自己一个虚无的,永远走不到的圣地。因为你没有,没准备,没想过要走上这条路,这条天堂之路。
这条路是如此泥泞,痛苦,挣扎,忍耐。你一个战栗,一个妥协,一个松懈,一个放弃便可以走到你那想象中的“天堂”然后呢?然后便结束了,结束是什么?是没有然后。
二战期间,日军在海上轰炸一艘只载有妇女和孩子的船,她们跳下海,在里面漂浮了几天几夜,终于到了一个岛屿,苏门达腊岛。踏上陆地,以为踏到了希望。却被带到更惨绝人寰的集中营。抽打,凌辱,疾病,死亡,无时无刻不威胁着她们。她们自己,甚至我,都早已忘记她们是女人。一个个邋遢颓废,发丝时常和血丝缠绕在一起。为了一块香皂撕打。为了生存放弃尊严。每天早晨对着一面绣有荷包蛋的日本国旗行礼,我想她们是恨的,可是越恨越奇妙。这种恨好象激发起了某种意识,她们开始对生活有了渴望,渴望清洁,渴望衣裙,渴望美丽,渴望自由。那是一种比恨更坚定,更能持久支持下去的东西。直到有人提议建立合唱队。先开始大多数人觉得不可思议,天方夜谭,可是练歌的人数一天天在增加。直到那天,我们看到一群禽兽被温柔驯服的席地而坐,女人们热泪盈眶的唱出发自心底的声音。不用灯光,她们自身就是闪着光的。第二天,那个日本屠夫把指挥的女人带到森林,让她坐下,然后唱了一首日本名谣,声音中多带了些苍凉和无奈。我才明白到,其实人人都是渴望回家的,只是这条通向家园的路太难走,可是还有光,音乐让我们看到光芒。
一个带着眼睛的女人说:我不恨他们,我始终恨不起他们,他们越错,我越觉得难过。是的,我也难过,再难我们也走对了方向,他们却是万劫不复的。
日本人把旗子放下,宣布战争结束。我听到了天堂的声音:我可以回家了吗?我终于可以回家了吗?我可以洗菜烧饭给我的孩子吃了。哦,上帝,我的上帝。
天堂在每个人的心里,那是一种有希望的生活方式,无论顺境还是逆境。
[请您观看]
1
',1)">
2
',2)">
3
',3)">
编辑于2011年9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