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鱼时刻所有背景音乐:白龙尾岛回归中国有望了,解放军将对越南开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19/09/21 13:21:17
 越南总理阮明哲“视察”了中国北部湾的岛屿白龙尾岛,我很感慨,现今国人对海洋漠不关心,对国土地理不甚了解,这可能主要是学校里的地理教科书没有强调的缘故。

  大概常看报纸关心时事的博友,都会知道中日那座钓鱼** 岛,一般都听说过,就它比较知名以外,其它的被占领土我感觉国人不太注意,媒体也不怎么报。

    我衷心希望有一天,“中俄库页岛问题”、“中朝鸭绿江口薪岛问题”、“中韩黄海日向礁问题”、“中韩东海苏岩礁问题”、“中美台湾岛问题”、“中越北部湾白龙尾岛问题”、“中菲南海黄岩岛问题”、“中国—东盟各国南海诸岛问题”能够全部得以妥善解决,所有岛屿回归祖国。

  白龙尾岛原属中国海南省,1 9 5 7年北京高层把它借给越南,以便争取对美防空上的便利,后来越南就不还了,中国大陆外交部本着中越友好的精神,在中越“北部湾划界”的协定上,最终将白龙尾岛赠予了越南。那时候我在坦桑尼亚上网得知了此事,我呕死了,为我的国家失去了大片海域而哀嚎。

  最近看报,不知道参考消息、环球时报和各大媒体为何引用德新社的文章,大幅报道此事?说越南总理视察中越有“争议”的白龙尾岛,阮明哲说:“我们不会让别人侵犯我们的领土、领海和岛屿。

  我们不会对任何人作出一寸土地的让步。”不是六年前已经签让了吗?怎么又说有争议了?看来北京有反悔的迹象,这真是可喜可贺的大好消息呀!白龙尾回归中国有望了。

   收复越南侵占的我国岛屿,何须海军迎战

  南海29座岛屿被越南小霸侵占,开采石油已达亿吨,岛屿上越南人已经有计划地定居,并且已建立了军事基地,若不是在中国地图上的标注,实际情况让人目睹,让人很难相信那是中国的领土。既然精英们一再重申其海岛自古以来都是中国的领土,中国对其主权毋庸置疑,那么中国就应该表里如一,进行实际的控制,不要做伪君子让国人唾弃,让外人小看。

  任何一个国家的扩张行为都是有备而来,越南也不例外,天时地利上占尽了优势,并且直接挑衅的是中国的劣势海军。若中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针锋相对用海军直接收复国土,当然中国有这个能力,但是敌人以逸待劳,且备战已久,看似主动进攻的我蓝水海军,其实是被牵着鼻子被动地迎战。攻坚夺城并不是什么良策,即使收复岛屿,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短期胜利,只有避实击虚、釜底抽薪、直捣黄龙才是上计。

    对越战争,中国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收回自己的领土,最好能够保持的它的长治久安。既然军事为政治服务,那么收复岛屿不一定非要用海军来完成。中国陆军的强大,不仅周边小国慑服,就是美俄日也十分地忌惮。

  中越土地接壤,上世纪还有一次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越陆军实力相比不是一个等量级。若在陆上开战,天时地利对双方的作用已不甚太大,以中国优于越军的陆军装备,以中国丰富的陆战经验,再加上收复被占领土的正义之名,若中国收复失地的战争意志坚决.

  中国的99坦克直插河内将不成问题,若越南像伊拉克那样欲使中国军队陷入难以自拔的战争泥潭,中国完全可以扶植亲中的势力上台,或者学一学上个世纪中期的英国,也来一个印巴分治。

  当自身都难保的时候,没有哪个国家傻到还抱着身外之物不放。本与末,主与次,大与小,当一个国家面临这样的选择的时候任何一个理智的国家几乎都是相同的答案,上个世纪狂热的日本尚能接受无条件投降避免灭种的命运就是一例。

  打蛇打七寸,若仅仅是海战收岛,只不过是扬汤止沸,只有釜底抽薪才能标本兼治。薪不去,火不止,釜水何时才能降温、冷却?

 中国军方对越南开刀收复白龙尾岛

  中国对于南海被侵占的岛礁,从没有放弃主权,今年三月中国更对美国官员明确表示中国在南海的「核心利益」。不过,面对争议,中国主张一对一的解决。此次美国出头,企图联合东南亚国家共同与中国「多边会谈」,以组合拳打北京。据报道,当时中国外长杨洁篪「显然被激怒了」,以「实际上非常强硬和情绪化的声明」作出反应,拒绝多边会议的方式。

  笔者认为,近期希拉妮「环中国行」——南韩、巴基斯坦、越南、缅甸,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构筑遏制中国的新包围圈。不过,这不代表美国的强势,恰恰相反,他们是感到自己在亚洲力有不逮。阿富汗战争,美国必然如前苏联般败阵撤军,美韩在黄海、日本海匆忙进行的演习,正说明他们拿北韩没有办法。笔者坚信,北京若坚决收复南海部分失土,美国也只能「口头介入」。
收复被占南海岛礁

  事实上,中国要收复被占南海岛礁,只会对越南开刀。越南明知理亏,实力也不对称,便与宿敌美国联手,同时大量购置俄罗斯武器。目前,俄罗斯向河内提供的六艘基洛级潜艇尚未交货。无疑,敌人薄弱之时就是战机,但动武就会有副作用。中国和东盟的「十加一」自贸区刚起步,而且发展势头良好,动武必然有影响。不过,笔者相信北京有智慧,有理有利有节应对这种挑战。一九八八年解放军收复赤瓜礁,揍了越南,不也没有耽误发展!

  日前,中国派遣两艘渔政船前往相关海域巡逻,以维护南沙群岛的主权。但《越南新闻报》援引越南外交部女发言人阮芳娥的话称,越南对南沙群岛(越南称长沙群岛)和西沙群岛(越南称黄沙群岛)拥有“无可争议的主权”;“越南呼吁中方停止该计划并放弃进一步的行动,避免局势变得紧张且更加复杂”。此前,为进一步将“全国为‘东海(即中国南海)’,‘东海’为全国”运动推向高潮,越南国家主席阮明哲还亲率中央各部委和国营企业领导视察海防市下辖的“白龙尾岛县”(位于北部湾)。按照目前态势看来,越南围绕所谓的南海主权问题同中国展开的“无硝烟战争”仍将持续下去。

  阮明哲考察白龙尾岛期间,为岛上军民送去许多礼物,随行的海防电力公司、越日钢铁集团、南庭武投资股份公司、萃阳投资股份公司等单位领导也向“白龙尾岛县”捐助8亿越南盾(合64万元人民币)。阮明哲要求海防市及 “白龙尾岛县”进一步建设好“海防前哨”,同时担负起渔业后勤服务重镇的义务;将白龙尾岛建设成“国际性服务站”。

  目前,白龙尾岛县驻有越南海军第1军区1个营、10余艘大小炮艇和多个半永备工事,被越南《人民军队报》称为“东海第一堡垒”。近年来,越南效仿东盟邻国的做法,在加强离岛战备的同时,尽一切条件将白龙尾建设成为 “现代富裕的岛县”,形成“以民助军,自持自养”的“可持续经营局面”。

  阮明哲当场责成越南投资计划部、财政部、交通运输部以及海防市委,要求各级部门深入研究白龙尾岛的发展计划,如何加强军民两用基础设施建设,如何建设医疗中心解决岛上军民“看病难”等问题,切实做好“持久坚守祖国海岛”的工作。

   1992年12月9日,越南政府签署15/N/CP决议,将先前军管的白龙尾岛升格为“白龙尾岛县”,隶属海防市。1993年2月26日,越共海防市委组织了62名青年冲锋队员及一些渔民前往白龙尾岛生产生活。1994年7月27日,越南总理批准了379/TTg号文件,给予迁居白龙尾岛的公民极大的经济倾斜政策。

  经过10多年的移民建设 越南占领的各岛基础设施建设已有很大改善,岛上军民生活有了较大提高,适龄学童有学可上,岛上医疗设施显着改善,岛上“县政府”还被越南国防部表彰为“将社会经济发展与国防安全紧密联系的典范县”。

  从“军事化”变为“常态化”

  事实上,白龙尾岛不过是越南霸占南海诸岛“系统工程”的一部分,为防中国武力收复“长沙群岛”,越南政府和军方正不借代价地推进“军民结合,海上钉钉”事业,力求将非法占领南海岛屿的现状永久化。

  据越南《首都安全报》披露,自从越南于1982年正式成立“长沙县” 对南沙越占岛礁实施“正常管辖”以来,从中央到地方,各部委高级单位对“长沙县”的建设采取无条件支持政策,竭力扩大人口居住,以利军队长期固守。

  《首都安全报》称,多年来越占岛礁军民抱怨的“四贵”问题(“鲜菜贵、淡水贵、家书贵、文工团贵”)已得到有效解决,越南中央政府多次责成各部委优先向“长沙各岛”供应物资,加大各岛基础设施建设,这其中解决海岛供电问题被摆到第一位。 

中国为何把白龙尾岛送给越南的真相

  南海西北隅,北部湾的中心位置,有一座富饶美丽的海岛!位于海南岛与越南的中间,战略位置极其显要。

  白龙尾岛是南海诸岛中最大的,面积达9.96平方公里,是太平岛的2倍,永兴岛的4倍。与其它南海诸岛不同的是,其他岛屿都是珊瑚岛,而白龙尾岛则是大陆岛,上面有山川河流,茂密的森林!相对于西沙,白龙尾岛更适合居住。

  该岛在历史上一直由中国实际控制,清代中法战争后被法国殖民者占领。1955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该岛,到1957年3月交给越南。这期间,该岛在行政上隶属广东省海南行政区儋县,设立有“儋县人民政府浮水洲办事处”,区级行政单位。同时设立有党的基层组织“中共儋县委员会浮水洲工作委员会”和驻军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南军分区浮水洲守备大队”。银行、供销社、小学校、渔农生产合作社等,均使用浮水洲名称。

   随着美越战争的爆发,越南不得不寻求中国的支持。

  为了给海防和河内的的防空增加预警时间,必须有一个好的战略纵深!白龙尾岛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该岛上设置雷达、防空阵地、通讯站等,就象中国军队进入越南后都伪装成越军一样。毫无疑问,只有这个海岛成为越南领土,才能有效避免中美直接军事对抗。最终,毛泽东同意把白龙尾岛划入越南领土。

  中国的大国风范仅在毛泽东提出的“万里长城今尤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话中!

   或许是海洋意识进步的原因,中国多次提出收回白龙尾岛的管理权。不过,送出去的东西如泼出去的水易放难收!考虑到既得的巨大利益,越南也多次拒绝中国的正常要求。说越南无耻而朝自己脸上贴金吗?值得讨论。

  相对中国,越南是聪明的。

  1974年,越南首先提出来和平谈判。1973年12月,当时的越南政府想将北部湾地区的第一批勘探区域权力批准给意大利石油公司,越南考虑到中国的敏感性,故建议中国举行北部湾的划界谈判。1974年1月18日,中国答复同意谈判,越南当时应中国政府要求暂停了和第三国石油公司进行的勘探谈判。1974年8月15日,中越双方在北京举行第一轮谈判。

  1991年两国关系正常化之后,中越双方都认为有必要尽早解决包括北部湾在内的边界问题,成立了包括外交、国防、渔业、测绘、地方政府等部门组成的政府边界谈判代表团,启动北部湾第三次划界谈判。从1992年到2000年,双方共举行了7轮政府级谈判、3 次政府代表团团长会晤、18轮联合工作组会谈。

  2000年12月25日中越双方签署北部湾划界协定的同时签订了中越北部湾渔业合作协定。之后又经过3 年谈判,今年4月29日,中越双方在北京签署了渔业合作协议的补充议定书。根据渔业协定,划定了面积达3万多平方公里的跨界共同渔区,两国渔船都可以进入,时限为15年,此外在共同渔区以北又划出为期4年的跨界过渡性安排水域。允许两国渔船进入作业。

  整个谈判到此结束!也就是说,经过几代人长达27年的努力终于把白龙尾岛送给越南。

 从此,中国开始“替越南行道”!中国严令禁止本国渔船在白龙尾岛周边15海里范围内捕鱼。 与此相对,中国的南海资源正在被越南积极蚕食。 面对越南在南海明目张胆的动作,中国最终还是选择继续韬光养晦!这跟先前送白龙尾岛给越南有没有关系呢?既然能轻松送给别人土地,那越南在南沙的事实存在有什么不可解释的呢! 大国风度,中国。北部湾划界对中国的影响:(2007年数据)

  ●协定生效后,北部湾全湾12.8万平方公里的海域,广东省主要是湛江市将减少传统作业渔场3.2万平方公里,占传统作业渔场的50%。

    ●广东省常年在北部湾中心线以西生产的6000艘渔船(主要是湛江市)将被迫退出,每年减少产量32万吨(其中湛江占22万吨),渔业经济损失17亿元,后勤损失10亿元。

  ●中国在北部湾沿湾地区大约有70万—80万渔民,划界后有很多渔民因为生计问题,弃船上岸转行。

  ●原来在北部湾中心线以西生产的渔船将全部压回线东生产,渔业资源争夺将进一步加剧、恶化,近海资源状况将变得更加严峻;渔船作业密度加大,作业纠纷、生产安全及涉外事故等问题会增多,加大了渔业管理的难度。

发生在北部湾的故事:

  ○1992年12月6日,儋州06002船在北部湾533海区捕鱼时,遭越军抓扣。越军没收我渔船起网机等生产工具,抢走鱼货及私人现金。经济损失7万元。

  ○1993年2月9日,临高12169、12150、12001、12162、12002、12163等六艘渔船在北部湾338海区捕鱼时,遭越军三艘军舰抓扣。62名渔民均遭越军殴打,船员杨文庆被打伤。越军没收我渔船流刺网1600张,起网机6台,蓄电池 6块,抢走渔民全部生活用品,并对每艘渔船罚款5.76万元。我渔民直接经济损失100余万元。

  ○1993年3月17日,临高03108船在北部湾北纬18° 23′、东经108° 捕鱼时,被越军抓扣。越军抢走渔民全部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并罚款3万元。该船直接经济损失10.5万元。

  ○1993年3月27日,临高11010船、海渔12109船在北部湾534-8渔区捕鱼时,遭越军抓扣。越军没收我渔船生产用具,每船罚款6万元。我渔民直接经济损失27.5万。

  ○1993年6月10日,临高11329、临高11030船在北部湾487-5渔区捕鱼时,遭越军抓扣。越军没收全部生产工具,并对11329船罚款5万元,11030船罚款4万元。两船直接经济损失18.6万元。

 ○1993年12月27日,临高03026、03106、12145、11092、11135船,琼渔12208船,海渔12234船,在北部湾 441-4渔区捕鱼时,遭越军抓扣。越方通过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五处一办中介,每艘渔船付款6.7万元人民币后才赎回渔船。琼渔12208船无钱交付,被越方没收。直接经济损失共计101万元。

  ○1995年5月6日,琼海00339船在南沙南薇滩海面(北纬7°50′、东经111° 44′)捕鱼时,被越军19号供给船抢走海参等一批鱼货,价值8万元。

    ○1995年5月17日13时,临高03013船在北部湾442-1渔区航行时,造一艘越军炮艇开枪射击,渔民黄 五腿部中弹。越方7名无标志持枪人员登我渔船,抢走保险箱一个,对讲机两部,电泵一个,风布两块,手表一只,共计6000多元。 

  ○1995年5月31日,儋州00513船在北部湾442渔区捕鱼时,被越军开枪追赶,并被越军抓扣,拖往越南吉婆岛。越军抢走生产工具和鱼货,经济损失2.8万元。6月6日我渔船返琼。

  ○1995年5月17日,临高11363、05023船和海渔12107船三艘渔船在北部湾北纬19° 18′、东经107°10′海面生产时被越军抓扣,我三艘渔船生产工具、鱼货等物资被越军没收,并对我每艘渔船罚款4400美元。经济损失共计55万元。我三艘渔船于6月11日交付罚款后于18日被越方放行返琼。

  ○1995年5月12日,儋州11036船在北部北纬20° 20′、东经107° 35′海面上生产时,被越边防 军抓扣,越军没收我渔船生产工具,鱼货等生产、生活用品,经济损失3.3万元,其后越方将我渔船及其人员放行返琼。

  ○1995年9月4日,我省琼渔12114、海渔12123船在北部湾北纬20° 35′、东经107° 49′海面生产时被越军抓扣,我两艘渔船及其23位渔民至今未归。

  ○1995年9月5日,儋州17007船在北部湾北纬19° 47′、东经107° 58′航行时,遭一艘越军武装船追赶射击,当场打死我渔民吴大儒、李小三,打伤渔民李镇杰(重伤)、符战义(轻伤)。

  1991-1994年5月,海南省渔船在北部湾捕鱼,遭到越南及不明国籍的海盗船袭击110起,渔船141艘次,死亡渔民1人,受伤2人,直接经济损失819万元。其中被越军抓扣事件12起,渔船30艘,渔民286人,经济损失401万元;被越军和海盗船枪击事件2起,渔民死1人,伤2人,经济损失3万元;被不明国籍没有船号的海盗船抢劫事件96起,渔船109艘,直接经济损失417.2万元。如果再加上广东、广西两省的统计数字,会更加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