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鱼时刻超老板bgm:朱四倍:骆家辉坐经济舱是一堂官员伦理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19/09/21 13:18:30
 9月14日,在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央视主持人芮成钢问美驻华大使骆家辉,“坐经济舱来参会是否有意在提醒美国欠中国钱”?骆家辉回应称在美国,官员乘坐经济舱出行是一般规则。(9月15日《新京报》)

  芮成钢要是知道“在美国,官员乘坐经济舱出行是一般规则”,我想,他大约是不会用这样的话题来调侃骆家辉的。否则,“幽默”就可能变成尴尬和难堪。

  当然,就个体理性来说,骆家辉并非仅仅只有坐经济舱的打算。谁不想享受呢?但是,在规则制约和官员伦理的自我约束下,他只能选择经济舱。如果你知道了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为了出席英国女皇的晚宴,自费赶制一套晚礼服;美国某官员卸任后被发现一支“收藏”的钢笔没有上报税收遭遇起诉,前州长施瓦辛格要旅游也必须自费时,恐怕就会明白,骆家辉坐经济舱或是一种迫不得已的选择。

  相比之下,我们的官员在公款花费上从不心疼,甚至可以享受特殊礼遇并心安理得,还有的官员如果没有享受到额外的特权,就可能大闹“机场”等场所,如此种种,既是一种对比,也让我们看到了差距,感到脸红。

  何以我们的“公仆”会对特权如此迷恋呢?在笔者看来,除了规则被有意规避和悬空外,更重要的就是官员伦理意识的缺席。因此,骆家辉有关坐经济舱的解释,对我们那些热衷花费公帑的官员来说,就是一堂行政伦理教育。

  结合我国官员行政伦理失范的现实,可以说,这样的“教育课”并不多余。所谓行政伦理失范就是行政人员在行政权力运行过程中,置行政伦理的规范与原则不顾,把公共权力用来满足私利的情况或现实,从而导致公共利益受损。从本质上说,行政伦理失范是行政权力的异化。对此,我们应有清醒的认识。

  公共选择理论提出了政府官员也是经济人的观点,认为行政人员就要追求个人利益(效用)最大化。我国学者钱弘道也指出,“当个人由市场中的买者或者卖者转变为政治过程的投票者、纳税人、受益者、政治家或官员时,他们的品性不会变化”,他们都会按照成本—收益原则追求最大化效用或利益。按照公共选择理论的观点,政府官员既是具有理性和私利的经济人,又是公共利益的维护者,当公私角色发生冲突、需要做出选择时,如果其行政伦理较差,抵挡不住各式各样的诱惑,其行为就会失控。作为官员,他们在政治市场上追求自己最大的效用,即权力、地位、待遇、名誉等,而把公共利益放在次要地位。由此就出现了大肆挥霍公帑和耍特权的官员,而骆家辉坐经济舱既是规则约束的结果,也是官员伦理的理性显现。

  离开了行政伦理和良心的支持,再好的规则也难以落到实处。就笔者的看法,骆家辉坐经济舱无关“欠钱”有关官员伦理,这启示我们:防范行政官员的伦理风险是一种必须,因为一旦失去道德目标的规范和约束,行政人员手中的权力往往会演变成自身谋取私利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