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寿湖:玩腐败玩进了班房的高干子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20/04/10 15:05:31

玩腐败玩进了班房的高干子弟

陈小同:最大的犯科“衙内”

陈小同之父陈希同,原来位列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尊。陈小同,身体略胖,高度近视,木讷而口吃,初次见面往往给人笑口常开、平易近人的印象。和善的外表,掩饰着恶少骄奢的心性。

不到30岁时,陈已先后兼任两家公司、一家四星级酒店的总经理。身兼数职,位高权重,但“衙内”仍改不了鸡鸣狗盗之徒的小人习气。物质上的腐败源于精神上的狂妄。权势造就的优越感竟使“陈衙内”丧失自知之明。九十年代,他居然还深信“龙生龙,凤生凤”,并因此自认为是天之骄子。对于其权力所不及的人和事,“衙内”也极喜欢评头论足。他不止一次地议论中央领导,或称某人“没文化,土老冒”,或议论某人“没水平,升不上去”。

在“衙内”的公司里,上上下下须对陈唯唯诺诺。顺“衙内”者,自然可以平步青云;对于那些没什么背景、不愿意一呼百诺的下属,“衙内”常以“炒鱿鱼”相威胁。有人被调离了,“衙内”还会在背后放言道:“只要在北京市的地盘上,整你还不容易?”不过,陈的这些话常常是笑眯眯地说出来的,惟其如此,给人留下的印象才更深。陈“衙内”的内心深处,绝对是“老子京城第一”。一次,法国大使在北京马克西姆餐厅举行招待会,法使馆工作人员得知陈“衙内”的身份后,遂请大使首先过来与陈交谈。在这种外交场合下,陈本应谦虚礼让,请大使先与国家部委及市政府官员交谈,然而“衙内”毫无谦让意识,就像自己真的是北京的化身,与大使侃侃而谈,旁若无人。

据某外商说,通过“陈衙内”谒见市政府官员时,需付给报酬。所见官员级别越高,则酬金数额越大,最高需6位数。

陈氏还有一好:极好酒宴,或请人,或被人请,反正是公款消费。若真个碰上三日无人宴请,“衙内”就喜欢引用《水浒传》中的一句话来形容自己的感受:“这几天没去啜,口中都淡出鸟儿来了!”

陈“衙内”刚刚接手办公司时,上级曾配给他一辆轿车。陈嫌车不好,不久,陈的车就换成“蓝鸟”。再之后,陈到北京新世纪饭店任总经理,很快又将“蓝鸟”换成当时还不多见的德国“宝马”。陈为车花费巨大,上级主管部门曾提出批评,但陈依然我行我素。最终,陈“衙内”构成受贿和滥用公款罪,被判了几年徒刑。

周北方:最贪的“衙内”

1995年初,首钢公司总经理助理、中首公司总经理周北方因特大经济案件而被捕入狱。周北方是首钢前董事长周冠五的儿子,生活上腐化堕落,挥金如土。他在香港和内地共占用住房6套。在香港的三套住房分布在三个不同地区,其中在半百富人区购置的一套公寓费用高达2500万港元,相当于首钢一个效益较好的分厂的全年利润,在境内的三套住房为珠海一套4居室、北京2套2居室。他一人还占用了奔驰、宝马、奥斯莫比尔等5辆豪华型轿车。周北方还利用职权把其妻子调入他主管的海外总部,其妻不上班照领工资,还配备了专车。他还利用关系,为妻子、女儿办理了长期居住香港的“绿卡”。他的行踪飘忽不定,今天在新加坡,明天飞到马来西亚,后天飞到了秘鲁。海外媒体称他为“小旋风”。周在海外吃住要高档宾馆,泡妞要选美小姐,挥金如土,令许多腐败分子都为之瞠目结舌,自叹弗如。周北方除了生活奢靡、腐化堕落之外,在工作上随心所欲,独断专行,给首钢造成10亿多元人民币的经济损失,并有大量重大犯罪活动,也受到了法律的严惩,被判处死缓。

胡晓阳、陈小蒙:最淫的“衙内”

1986年2月19日下午,遵照邓小平讲话的精神,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静安体育馆召开了—次公审大会。会上,胡晓阳、陈小蒙、葛志文三人因犯有强奸、流氓罪,且影响极坏、民愤极大,而被当场宣布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同案犯陈冰郎、陈丹广、康也非三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5年、3年。

2月20日,当胡、陈、葛等人被枪决的新闻向社会公布后,立即在国内产生轰动,人们无不为之而拍手称快,称赞政府政法部门的敢于斗硬,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据查明:6名罪犯中,胡晓阳乃上海市委前第二书记、时任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胡立教之子;陈小蒙、陈冰郎乃时任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其五之子。他们6人勾结在一起狼狈为奸,打着父亲的旗号,以帮助招工、招干、调动工作、跳舞、谈恋爱等为名,自1981年至1964年间,共轮奸、强奸、奸淫、猥亵妇女51名,严重地危害了社会安宁和败坏了党的风气。 

在长期的淫乱活动中,几乎每个罪犯都有着各自的秘密嗜好。陈小蒙因爱舞文弄墨,每一次“采花”之时,都要与被“采”之“花”多聊上几句,事后,又如实记录,尽情发挥。几年之后,他居然写成了一本厚厚的《“采花”大纪实》书稿,并已经有外国书商愿意出高价帮其出版。胡晓阳虽既无文才又无口才,但却喜欢摄影,每逢淫乐之时,便或公开、或偷偷地取出随身携带的微型相机,将一个又一个的裸女倩影摄入镜头,既可供自己日后欣赏,作为陈小蒙出书的配图,又可以此为要挟,继续与一些女子行欢。

徐建设:最毒的“衙内” 

1999年1月3日晚,河南省商丘市原副市长、后任市建委副主任兼市规划局局长的李文忠,被人砸死在家门口。此事一出,商丘举市震惊。

公安民警从速侦破,焦点集中在商丘市梁园区土地规划局原局长徐建设身上。经突审,徐建设全盘交代了自己雇凶杀害李文忠的罪恶事实。

原来,徐建设的父亲曾任商丘市党政一把手,其哥、姐都在当地权力机关任要职。徐建设自小养成了专横跋扈的性格,处处惟我独尊,权欲极强。1997年8月,他在竞争商丘市土地规划局副局长时,视原局党组成员杨建华为主要竞争对手,花3万元雇人指使当地流氓头子谢勇将杨右腿打断,使其数月不能上班,失去竞选机会。杨慑于徐的淫威不敢报案,并不再参与局内政务。在当地,只要有人稍不顺从徐,他就加倍地打击报复、陷害,以扫清仕途上的“障碍”。

1997年8月,商丘撤地设市。时任梁园区规划局副局长的徐建设,担心失去炙手可热的土地审批权,多次送礼哀求李文忠将其上调,并主管土地规划工作。不料,正直的李文忠断然予以拒绝。恼羞成怒的徐建设便花3万元雇佣某武术学校教练徐化昴当杀手,活活将李文忠杀害。徐建设雇凶杀官已非一次,仅李文忠一案就支出佣金30.05万元。

陈励生:最会走私的“衙内”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湛江原市委书记陈同庆和儿子相互勾结,同搞走私,同上法庭,同被钉上耻辱柱。

陈同庆自1992年担任湛江市委书记以来,利用职权,买官卖官,受贿110多万元,被开除党籍,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在他的纵容庇护下,他的儿子陈励生在香港和湛江成立公司,进行疯狂的走私活动。几年来,陈励生走私汽车、柴油、洋酒等共偷逃应缴税款1.8亿元。他受到的法律制裁和其父亲一样: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