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型女生是什么意思:香港即将面临突然死亡的危险~!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20/04/01 21:54:25

 

香港即将面临突然死亡的危险~!
(2009-03-13 01:53:24)

 

十二年前回归时,财富曾经发表了《香港已死》的文章,后来要面子的中国人硬是挺过来了,据说还逼得美国佬道歉。  
  其实撇开经济层面来说,香港的确已经在某些方面死去了,比如商业活性,若非靠内地大陆持续的把优质资产源源不断地运到香港上市,以维持其表面光鲜,香港早已成为一具腐烂了十余年的尸骸——他们的经济优势不断被广州深圳等边缘邻居剥夺,他们又不具有自主创新的高科技产业,贸易中转、港口服务等更是日薄西山,旅游?看看迪斯尼每年艰难谋生的困境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但是这些都不会被有需要遮盖真相的人承认,因为他们还需要香港繁荣的虚像来给自己脸皮上镀金,所以,“金融中心”的招牌就成了唯一遮蔽裸体不被人看见的道具。  
  香港的衰落一直在持续,但在经济繁荣期人们比较容易忽视。早几年前我在一家英资上市公司其间,公司里面便有不少的香港雇员,她们都不过只是一般的普通人员,这是一个很小的可忽略的细节,但其中蕴含的意义却绝对不可忽略,那就是她们在香港本土已经很难安身立命,所以才甘愿离乡背井北上打工。如果一个地方处于强势状态,他们输出的都是高级管理人员,而雇用低级的本地人员,但如果低级人员愿意随司迁移时就已经证明了那个地方就业形势已经极端不乐观,才会出现这种现象,这些人归属于我们这些外来和尚管理,不是颐指气使而是低声下气任由调配,香港的弱势已从他们身上可见一斑。年前跟香港知名媒体人罗绮萍大姐见面聊天时,她讲的许多案例更让我有了深刻的认识:香港将死。  
  香港汇聚了许多首屈一指的有钱富人,但这些富人的资产却根本没有一家是具有自生能力,而都是靠务虚忽悠的方法堆积罗列起来的财富,这些人都是资本蝗虫而不是资本蚯蚓,他们在有丰厚肥美的土壤和诞生条件时可以疯狂发展,但如果被他们蚕食过的土地再无法提供新鲜能量以后,不需要外力,他们自己就会饿死消亡,不像蚯蚓们,虽然被锄头伤了身体,有可能被切成四分五裂的几大块,但只要假以时日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疗伤,他们就又能够重新长成另一条完整的蚯蚓。什么样的企业是蝗虫类型的?地产、金融、贸易、服务类都可说是,这些行业说白了就是玩传销游戏,通过不断的层层加码把产品交给下家,然后通过这些环节产生利润,但问题是无论这些游戏设计得如何科学严密,始终会有崩盘的那一天到来,那一天就是这些企业的末日。整个香港,就是一座冰岛,这里住着的富豪都是一群高级传销人员,他们像蝗虫一样掠食下线们供奉的财富做为自己存活下去的养分,只要这片土地还有青草,他们就依然还能壮大,可惜,内地已成荒漠,再也长不出青草来了——所有能够上市的企业都已经拉去上市了,不能上市的啃下去就剩骨头,说不定还会磕了自己的牙齿,这些蝗虫们,到哪儿去找吃的呢?而他们另外赖以果腹的菜场也是黄沙弥漫,一张嘴吃进去的不是美食,而是咯死人的沙尘——地产下跌,卖不卖都是死,无人买卖贸易做不成,港口物流就成了阴森森的墓地鬼城,不见清明的热闹,但见寒食的萧条。  
  最新的富豪榜上,盖茨又坐回了他那熟悉的首富宝座,他就是一条典型的蚯蚓。这种具有自我复制自我疗伤的企业,在香港几乎没有,别说李嘉诚现在手上有多少现金,他注定只是一只蝗虫,只要这片土地再也没有适合他啃食的青草长出来,他的现金就会变成冥币,他的房子要人买、他的码头要有货物出口、他的3G要有用户,可是已被啃食过度成了荒漠的内地再也无法提供他需要的粮食了,上次东南亚金融危机帮香港躲过一劫是源于内地还有可供啃食的大片空间,那时候电信、金融、能源、基建都处于刚起步的空白状态,随便抓住哪根稻草都能够钓起一条大鱼来,现在呢?能吃的大鱼都被捞起来连鱼骨头也不剩,启动什么?3G?让老百姓一个打电话一个写短信、还有一个用来上网?建高速?一条用来跑车、一条用来跑人号召大家全民健身跑马拉松吗?十年前钢价低粮价低,工价更低,但最主要的还是在于那时候有这方面的需求,那时候的高速公路简直是兔子尾巴,别说农民们没见过高速公路的模样,就是北方的城里人又有几个见过?那时候的手机是暴发户专用产品,现在是流浪汉找个不漏雨的天桥过夜也得靠内置GPS定位了,此一时彼一时,风水不是轮流转,而是过庚矣!  
  当投资已经饱和时,你拥有的财富就只剩下一堆泡沫。  
  天不予时,地不予利,人,就更不会予你机会了。在与欧美资本博弈时,香港并不比内地人厉害多少,我们一直以东南亚危机那战而沾沾自喜,事实上就更朝鲜战争一样,到底谁输谁赢各自心底里都有明细账本,只不过彼此都不想互揭伤疤而已。这次他们卷土重来,已经失去内地这块沃土做靠山的香港,基本上已经完全暴露在敌方垂直打击的目标范围之下,根本无处藏身,更别说反抗了。为什么危机已经发生了那么久,却不见那些欧美资金的进攻?难道他们真的忘了这个地方吗?非也。他们在耐心地一层层抽丝剥茧:因为他们知道香港背靠大陆,只要内地还有一口气在,都会奋不顾身地趴在香港身上,尽量承受落下来的攻击——比如中信泰富的巨亏、比如外资甩卖中资股票,内地都是凭借自己皮糙肉厚的身体硬扛住了这几板砖。所以他们才只是虎视眈眈地对峙着,却又不主动攻击,只是偶尔骚扰一下,让人不胜其烦,真实的目的就是让香港和内地因为长时间紧张而疲惫、松懈、乃至自我抽筋,再趁机扑上来狠狠掐住命门让你崩溃。  
  汇丰的崩盘也许就是一个欧美资本发起进攻的信号。中国目前已经自顾不暇,出口急剧恶化和财政赤字等诸多不利因素已经向那些狼一样灵敏的资本传出信号:有血喝了,机会就在眼前。中央要到香港发一千亿元债,分明就是告诉他们,中国现在已经有心无力,那么灾难便将马上降临,汇丰供股耗费了香港许多资金,再被中央抽走一千亿,在目前虚弱的市道里,拨动千斤根本无需四两力气。他们做空汇控,然后做空中资股票,香港焉能不死?中移动的3G要投入无产出,现在五六十块的股价自然大把的做空机会,一只工行的市值等于九只花旗的总和,这些都是他们堂皇的做空理由,谁挡得住?你就是把刚刚集来的一千亿再投回来买股票,也救不起一泻千里的股指!  
  金融是香港的招牌,这些年来全赖有它才让香港体面地傲立于世界丛林中,它是香港唯一不能换洗的裤子,如果这条裤子被欧美人扒下来了,香港便真的会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