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型的女生:奥数教育的是与非!!!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20/04/07 09:43:06
                               奥数教育的是与非!!!          4月15日,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打倒万恶的奥数教育》一文,他在文章中指出,中国奥数的泛滥成灾已经成为一种社会公害,不仅损害了青少年的休息健康,让家庭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而且完全违反教育规律。
  “如杨乐等许多数学家所言,这种重在解难题、怪题,所谓的‘数学杂技’和高强度的集中训练,与提高数学素养毫不相干(正如会全套的脑筋急转弯并不意味着高智商);相反,只能扼杀和败坏儿童的学习兴趣,这正是许多中国孩子严重厌学的原因。其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之烈,远甚于黄、毒、赌,远甚于网瘾网迷,说它祸国殃民毫不过分。青少年正被少数人的物欲所绑架,他们打着‘智力开发’、‘优质教育’、‘培优’的美丽旗号,内外勾结,在谋取私己的暴利!”
  截至完稿前,该博文的点击率已经超过48万,评论则有近7000条,绝大多数网友对杨教授的意见给予支持和肯定。同时该文被各大媒体转载,引发讨论热潮。
  
  背后的利益
  
  对此,“黄河新闻网”刊登的文章《别再让“奥数”竞赛扼杀我们的天才》分析奥数背后各方利益博弈指出,奥数培训班,图了经济效益;家长,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当然也有一点小小的虚荣心作祟;孩子,除了极少数有兴趣以外,大部分是为了无条件服从家长;学校,还是以各种名义在升学时将二者挂起钩来。算计来算计去,谁是牺牲品?恰恰就是我们祖国的花朵。青春年华,每天在不属于自己的痛苦中徜徉。 
  《北京科技报》的记者则从利益的角度分析了此种现象,刊发了《奥数经济黑幕》,文章指出:查询了北京市某培训学校奥数培训班的收费情况,其中小学3、4、5年级的奥数培训为1950元,16周,每周六上课;6年级为1600元,13周,同样也是每周六上课 。如果一个学生从三年级开始参加该培训学校的奥数培训,不考虑价格变动和重复学习的因素,到六年级其培训费用就要达到7450元。有的培训学校由于把奥数课程延伸到了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其培训费用加起来更是高昂,将会达到万元之上。
  虽然奥数培训的价格不菲,但是为了让孩子在“小升初”时能够选择一所理想的学校,众多的家长还是把自己的孩子送进了专门的奥数培训学校,有的家长甚至专门请家教到家里为孩子进行单独辅导。 
  在巨大的市场需求面前,中国众多的奥数教练得以产生。目前,奥数教练已经成为一种专门的职业,不少教育培训机构依靠众多奥数教练让奥数教育走上了产业化的道路,甚至培训奥数教练员也成为了一种赚钱的手段。一位在北京市做了十多年的奥数教练坦言,奥数带火的就是奥数经济,目前在中国从奥数培训教材、电子课件到奥数培训、竞赛消费,奥数经济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市场规模。目前北京市义务教育阶段的奥数培训市场有两三亿元的市场规模。 
  但是,大部分培训机构并不是在训练学生的数学思维,学生在这里学到的只是解答奥数题的技巧,并没有增长自己钻研数学问题的能力。
  很多地方媒体针对当地的奥数教育情况也提出了相同的质疑声音,如《江西日报》的《奥数不能因“财”施教》,《常州日报》的《奥数根本没必要!》,《信息时报》的《奥数教育造就一批“仲永”》等等。
    
  被异化的奥数教育
  
  事实上,无论是最早发端于1894年匈牙利的中学数学竞赛,还是后来在罗马尼亚的推动下被确立下来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其遵循的核心宗旨——“激发青年人的数学才能、引起青少年对数学的兴趣、发现科技人才的后备军、促进各国数学教育的交流与发展”,目的都是非常纯粹的。
  中国数学会普及工作委员会副主任,2008年中国奥数国家队领队、主教练熊斌在接受《解放日报》专访时表示:奥数与传统数学课堂教学最大的区别,在于它能充分激发起你对数学的浓厚兴趣。日常教学比较按部就班,非常强调教学内容和方式的规范性、系统性,当然这更有利于知识的普及,但会折损掉不少主动学习的乐趣。而奥数题恰恰打破了这一拘泥。有不少题目,你乍一看不大能马上判断出应该从哪个知识分支入手,但随着解题过程的深入,你会在那些新颖而有创意的题干的启发下,用上各种分支上的知识和方法。这对锻炼一个人的数学抽象能力、逻辑分析能力、归纳能力,增强他对于数学的好奇心、想象力都是非常有益的。如果只是一味做些按部就班的题,就很难有机会享受沉思的乐趣。只要引导得当,奥数能使一个有天赋的孩子学数学的层次由“做”提升到“悟”。 
  《镇江日报》发表文章《别全盘否定奥数教育》提出:奥数教育带来一系列危害,主要原因不是奥数教育本身有问题、有危害,而是奥数教育的严重泛滥,不管什么素质的学生不问时间的拼命地去学奥数,做奥数题目。
  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员、南昌二中特聘名师左福士在《江西日报》上呼吁:“学奥数的孩子年龄越来越小,人数越来越多,培训机构更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这对一些孩子来说无异于拔苗助长。”
   针对“奥数旋风”将一些本不适合学奥数的孩子卷入,左福士说,奥数不是数学补习班或者提高班,孩子如果对数学没有浓厚的钻研兴趣,强行让他学奥数,只会让他越来越厌恶数学,扼杀他本有的数学才能,沉重的压力甚至会摧残孩子们的身心。
  让左福士更为担忧的是,现在一些培训机构因“财”施教,唯利是图。为了谋取更大的经济利益,一些培训机构可能根本没有相应的师资力量,就开设奥数培训班,赚取辅导费,误人子弟。左福士说,奥数老师必须有钻研精神和奉献精神。
    
  社会该如何面对?
  
  其实,叫停奥数已经不算是新闻了,这些年,网络以及媒体关于“停办奥数竞赛”、“讨伐奥数”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人民网”分析指出:国人怎么会对奥数教育这么感兴趣?按理说,家长、学生应该把有限的精力放在无限的分数中去才为常理,但是在高考中,奥数并没有相应的位置。现实却并不奇怪。这是因为今天高考的竞争早就走向了低年龄化,在小升初、中考当中,很多学校为了体现自己的“名校”境界,都毫不例外地对奥数获奖学生开了绿灯。为了让孩子在未来的高考竞争中获得一些胜算,无数的家长只能从小学开始就让孩子走上奥数这条路。
  停止奥数是一个大问题,靠政府强制执行吗?《中国青年报》的一则报道《评论:靠什么打到万恶的奥数教育》指出:事实上,针对奥数在中国的盲从状态,教育部早在2005年明确规定,公办初中、小学禁办奥数班。随后又逐步取消了奥数加分、免试入学等政策。2006年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规定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就近免试入学。
  有人认为是政府部门监管不力,“有令不行”。对此《新京报》发文《均衡发展义务教育比监管奥数管用》指出:平心而论,对于奥数教育,政府的监管,只能集中在两个领域,一是公办初中和小学,不得直接或变相举办奥数班。校外培训机构举办奥数班,只要收费按照标准、教育组织规范,没有违反《教育法》,政府根本无法“监管”。二是义务教育学校招收学生,不得举行任何形式的考试。这对于实行就近免试入学的公办学校管用,而对于招收特长生的学校,可跨地区招收新生的学校,也很难监管,不考试,反过来,看证书就变成了重要的选择依据。 
  这并不是单凭行政命令就能够解决的问题,这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和考试制度所引发的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不少业内人士都持相同观点。  
  
  均衡教育资源才是出路
  
  令人厌,但停不了,改不动。这就是奥数教育在我国的生态。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新京报》撰文阐述:因为有择校,所以才有众多家长送孩子上各类培训班,以获得可在择校中派用场的各种竞赛成绩证书。就如整治择校热最好的办法,是抓住源头,促进教育均衡发展一样,让奥数回归理性——旨在培养学生的数学兴趣与数学素质——也只能是让每个初中、小学办学质量均衡。
  所以,与其呼吁政府“监管”奥数等培训班,还不如监督政府切实履行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只有办好每所义务教育学校,出现在义务教育中的培训热、考证热,才可能真正降温。“万恶”的奥数教育,不用打倒,也会走向平静,在学生培养中发挥其应该发挥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数学家王元也认同此观点,在接受《北京科技报》专访时表示:美国只有3亿人口,却有众多优秀的基础教育学校,教育资源比较均衡,孩子们和其家长很少有浓厚的择校情结。但是,中国目前的教育资源特别是基础教育资源极不平衡,在大中型城市,学校众多,中小学生和家长选择的空间很大,他们不由自主地就被绑架到了“择校升学”的轨道上,奥数竞赛作为其中的一个重要砝码也成了很多学校和教育培训机构加以利用的工具。  
  
  回归到素质教育的轨道上
  
  “新华网”的《素质教育莫沦为“应赛教育”》文章,则从注重素质教育的角度对此提出了思考。从事多年教育工作的上海某校常务副校长蒋建平认为,基础教育阶段本应是培养孩子良好习惯和兴趣的阶段,却被应试培训占据了,美育、德育被搁置,教育资源被浪费了,一定程度上存在着教育荒废的问题。急功近利化的教育是该悬崖勒马了!
  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小微指出:“归根到底,现在很多学校的教育还是落入了应试教育的窠臼。现在升学主要还是看考试、看分数,于是什么东西有加分就考什么,导致各类竞赛教育泛滥。”
  杨小微所长认为,与硬件知识相比,软件知识对现在的小学生来说更重要。现在小学生的基础知识和基础技能都已经积累得不少了,学校要更侧重对他们兴趣的引导,要让孩子逐步建立起自己的志愿和目标,重点在于“育人”,在于孩子们的主动性。
  现代教育体系中,基础教育的性质是面向全体学生的、是普性的而非选拔性的教育。但长期以来,在应试教育模式下,基础教育过分地强调为高一级学校输送人才的选拔功能,陷入了片面追求升学率的怪圈,其结果是忽视了大多数学生的要求。
  蒋建平校长认为,教育要让孩子的社会责任感、独立生活能力、适应环境能力、社会活动能力有所提高。“这样的教育才是素质教育,才是成功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