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市长惹不起书包网:50万元外债逼出来的财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20/04/06 12:56:28
',1)">
这条街叫溇水街,是湖北鹤峰县的一条老街,县城里比较早的副食品店和粮油店都集中在这里,3年以前,侯令谦走在这条街上,会经常感到忐忑不安。
侯令谦:“靠边走。”
记者:“溜过去?”
侯令谦:“不是溜,怎么说呢,靠里边,尽量不让他们看见,他们只能看见我的背影,侧着走。”
当时,就在这条街上侯令谦有10几个债主。
债主:“躲躲闪闪地,看到我们,我们从这过来,他从这过来,他都不好意思的。”
居民:“他在这条街上不敢抬头啊。”
邻居:“可怜,可怜。”

[致富经]50万元外债逼出来的财富
侯令谦因为做生意破产,欠下了50多万元的债,那时他曾经住在这间地下室里。
债主:“这些都住过,这是他原来住的地下室,水一涨起来就进水嘛。”
住在河边潮湿的地下室,家里一贫如洗,值钱的东西都被债主搬走了。
妻子:“反正是今天搬一样,明天搬一样,后来就是我们两个睡的一张床没有被搬走,别人也不可能搬走了,因为再搬走我们就睡地下了。”
在这个小县城里,人们都认为侯令谦恐怕这辈子都还不清这50万,债主们都自认倒霉,觉得钱泡了汤。但谁也没有想到,几年里,侯令谦靠做一种生意,迅速还清了50万,溇水街上很多人都在议论,侯令谦翻身了。
债主:“他的黄豆,从东北来的,大卡车,一来就是五六辆,六七辆,大卡车,大概一车几十吨,过几天又来一个车队,过几天又来一个车队。”
侯令谦:“说法比较多,说做合渣粉这个小伙可能赚了不少钱,成了暴发户了,为什么,他一看有这么多装货的车子,再一个又买了这栋楼,又租了这么多仓库车间。”

[致富经]50万元外债逼出来的财富
人们看到,侯令谦经常用火车皮从东北进黄豆,但做的却是当地一种很不起眼儿的东西,就凭这个也能发财吗?很多人怀疑,甚至猜测侯令谦用了什么不法的谋利手段,那么,侯令谦到底干什么发的财呢?
鹤峰县位于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东南部,是一个偏远的山区县城,2000年4月,一条坏消息从县城中心溇水街传出来,这条消息让很多人感到震惊,甚至崩溃,这条坏消息的主角就是侯令谦。侯令谦出生在鹤峰县一个边远山村,小时侯为买一袋盐,他要走4个小时,16岁,侯令谦只身一人来到县城里闯荡。1996年,年仅20岁的他通过各种渠道借钱开了恩施州第一家方便面厂,家族里大部分人都在山沟里过着贫苦生活,而侯令谦能在县城里开厂,算得上光宗耀祖了,因此,侯令谦开厂被写进了侯氏家谱。2000年,侯令谦结了婚,并且把父母从大山里接了出来。
侯令谦:“牛,那真挺牛,刚开始的确我们的方便面卖得很好,因为我们的方便面,前面排队,三轮车装方便面,我感觉自己的创业,真是这次做这个厂肯定能赚大钱。”
作为当时恩施州唯一一家方便面厂,侯令谦向跟自己有生意往来的副食店,粮油店赊欠周转,但天有不测风云,在2000年因为外地两家大型方便面厂进入县城,侯令谦的小厂几乎就在一夜之间宣布倒闭。
侯令谦:“我还是想硬撑着,但是怎么撑不下去,几个大厂家竞争,利润,亏得太厉害了,每个月都在亏损,每个月都在亏损。”
侯令谦突然破产的消息传开了,那些手里有他欠条的人着了急。
债主:“最先借他10万元。”
记者:“10万,数字也不小。”
债主:“当时数字不小。”
债主:“他租了我的房子,没有给我什么房租,我让他用,我还帮他以我的名义贷款,帮他贷了几万元钱的款给他用,他的方便面厂垮了以后,他就没有给我还的了。”
债主:“他差我3万块,将近5万斤面粉。”

[致富经]50万元外债逼出来的财富
债主们纷纷上门催债,已经卖掉老家房子的父母,顿时感到生活没了希望。
侯令谦父亲:“50多岁,将近60岁,走投无路了,生活没有一点出路了,说一句不恰当的话是家破人没亡,人没亡,家破了,家散了。”
侯令谦的母亲:“就是想起当时欠那么多帐,又没有什么收入,就哭,刚想起那个时候就流眼泪。”
侯令谦已经没有能力赡养父母。2000年4月20日,侯令谦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年近花甲的父母,为了不给他增加负担,收拾了行囊,去乡下亲戚家里寄住。
侯令谦:“我妈妈哭得挺厉害,上那个拖拉机,还爬到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上面坐着,也不安全,我一直望着他车已经走得看不见了,我才回屋,这个心情,真是。”
妻子:“车子开的那一瞬间,我看见我老公背过去就哭了,没有给父亲创造什么,反而把他们老本都玩掉了,看着他的眼泪,一个大男人,他不是说哭天抢地地哭,悲愤得眼泪这么掉下来的那一种。”

[致富经]50万元外债逼出来的财富
父亲临行前还善意地交代儿媳妇改嫁算了。
妻子:“他说跟他没有指望了,他说你赶快走了,他说这么多的债,五六十万,哪一辈子才能还清啊,他说你现在还没有小孩,你才20岁,这么年轻。”
当时,侯令谦和新婚妻子搬进了这间没有人住的地下室,新婚的家具电器都被债主们搬完了,只剩下一张床和一副锅灶。
妻子:“都说,他们这两个人,这一辈子就这么算了的,欠这么多债不知道几辈子还得清。”
妻子在最困难的时候选择和侯令谦一起承担,这点燃了侯令谦对生活的信心。
侯令谦:“我和我爱人说,困难以后精神要特好,再一个是,着装要特别干净,说话的语气都要大一点,你都要有底气。”
债主们还是担心侯令谦会跑路,会离开县城,但是侯令谦和妻子却始终没离开溇水街。当时,侯令谦的妻子已经怀孕了,在工厂打工,她省吃俭用,三个月攒了2000元钱,侯令谦就用这2000元开始做小生意。
债主:“倒饮料,摆小摊。”
债主:“卖点啤酒,还卖过汽车的配件。”
侯令谦租辆三轮车,天天在外面跑生意,妻子照顾家里,在溇水街上,他们9年都居无定所。
妻子:“再往前100米,有两户人家我们都住过,再往前100米,还是有两户住过,在对面也住过,有些地方,好像住过两次,因为我们自己没有钱买不起。”
记者:“一共搬过多少次家?”
妻子:“包括我买房子以后固定了,反正现在已经是12次了。”

[致富经]50万元外债逼出来的财富
虽然人们觉得侯令谦还债的态度很积极,但只卖些低端产品,何年何月才能还上50万呢?然而就在2007年这一年,侯令谦抓到了一个商机,不仅还清了50万元外债还发了财。侯令谦到底发现了什么商机呢?
2007年4月的一天,侯令谦去相邻的五峰县送啤酒,在路上,他看到了一块让他非常疑惑的广告牌。
侯令谦:“它写着仨字儿,黄豆粉,当时什么黄豆粉,我就看着记在心里,回来以后,我就叫车停下,叫司机停下,我就在那里转悠,我说这个黄豆粉这个东西是咋回事儿,我就问那个,当时是一个年纪大的老大爷做,我说这是怎样弄的,他说我磨出来卖,我说这个怎么弄着吃,他说我通过冷水搅拌,一弄出来就是合渣。”
原来这黄豆粉是做合渣的。合渣,是土家族最熟悉的一种传统小吃,就是用黄豆粉做的,现在,在当地的农贸市场里面,依然能见到有磨黄豆做合渣的。

[致富经]50万元外债逼出来的财富
消费者:“这个可以说是我们这边的特产,人人都不能离开它。”
记者:“这是黄豆粉,里面加了什么东西?”
消费者:“菜,青菜,有青菜的南瓜叶,泡在里面,煮熟了就得了。”
消费者:“好吃的这种东西,因为它比较解渴,比较好吃。”
传统上人们都是用石磨磨黄豆粉做合渣,在土家族的生活中,合渣是一种缺少不了又很平常的东西。
鹤峰县容美镇副镇长:“家家户户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加工,解决吃合渣粉这个东西,所以确实是个不起眼的,也没有人想去利用这个去开发一个项目。”
侯令谦的父亲当时因为亲戚拆迁,不得不又回到县城里。怎么解决父母的生活问题呢?侯令谦想了个办法。
侯令谦的父亲:“他就给我想了一个生活出路,叫我加工黄豆粉,他就买了一个磨黄豆粉的机器。”
父亲磨黄豆粉,分装成150克一袋,简单包装,取名叫合渣粉,侯令谦拿到市场上标价一袋1元钱。两个月后,经销商有了反馈。
经销商:“我们老式的那种磨,麻烦了,豆浆机买一台几百元钱,也觉得麻烦,老人家用电怕不安全了,它这个买回来用水一化一煮就行,味道又跟磨的差不多。”
原来,市场的反馈需要一个过程,人们喜欢黄豆粉做合渣的便捷。侯令谦琢磨着怎么把黄豆粉扩大点销量,就在这个时候,债主们却再次上门了。
妻子:“好多人要求我们还债嘛,我们就跟他说,债是肯定要还的,但是我们要拿这点钱,因为你把这点钱全部拿去了,那我以后剩下的怎么给你还呢,我说我想做点生意,以后一下子给你们还。”
吕耀堂是侯令谦夫妻俩最大的债主,本来是上门催债,当听到侯令谦发展黄豆粉的规划之后,态度突然转变了。
吕耀堂:“合渣粉厂,我认为他办对了,发展方向适合人们的需要,这走对了,所以我又不但没有逼他以前的债,又给他借了十多万。”

[致富经]50万元外债逼出来的财富
妻子:“那爷爷是不是骗我们的,是在笑话我呀,本来就给我们借钱没还,现在又要借我们10多万,是不是在笑话我们呀,但我看他的眼神和脸色,很正经的说的。”
不仅吕耀堂,还有债主也主动再借给侯令谦钱。
吕耀堂:“这个我看准了,他的为人,还是讲诚信的。”
债主:“有的老板他就自己不做,指挥别人做,但是他上车下车都自己搞,搬进搬出他都是自己搞,所以这种人,我跟你讲,他做得起来的,我就是从这些小的方面看的。”
资金宽裕了,侯令谦就天天琢磨怎么做大市场,他决定首先要改变黄豆粉三无产品的样子,黄豆粉原来是磨两遍,他改成磨四遍,包装也规范起来,一袋黄豆粉价格从1元提高到1。5元。但5毛钱的价格差,受到了经销商的抵制。

[致富经]50万元外债逼出来的财富
经销商:“就觉得有点贵了,因为每餐都要吃的。”
经销商:“你一包就贵了5角,10包5元,消费者会算小帐的。”
对于抵制新包装的经销商,侯令谦用了缓兵之计。
侯令谦:“那我们只能这样做啊,放几袋呀,一个经销商放几袋,那个经销商放几袋,只有这样弄。”
新旧包装差价5角钱,但对于经销商来讲,这是一道鸿沟,而几个月后市场的反响证实了侯令谦的决定。
经销商:“包装做得好,上面挤也搞不坏,再有一个往别处带也方便。”
经销商:“打工的都带到广州,武汉,买一件件的,几十包几十包地带走。”
侯令谦把黄豆粉从乡下逐步卖到了城里,销量也一天天增加。在2008年,只用一年的功夫,就还清了所有的外债,还花了200多万,买下了原来租着做方便面的那栋六层的楼房,关于侯令谦做黄豆粉发财的传闻越演越烈。
市民:“别人讲他发得快,以前什么都没有,厂子搞垮了,摆小摊儿呀,你现在看这几年就发财了。”
债主:“小车大车都有,经常乡下都送货,包括恩施地区,什么四川、宜昌。”
侯令谦:“这条街的熟人都说我成了暴发户了,你赚了这么多钱。”
只是简单的黄豆粗加工,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利润?有人怀疑,也有人开始模仿,市场上出现了七八家黄豆粉,包装都十分相似。侯令谦夫妻俩有些头疼,到底怎么样防伪呢?他俩想出一招儿。
妻子:“我们先想请一个名人儿的,但是这么一个小小生意怎么请名人儿,根本不可能,后来一想,就搞我自己的头像,反正就是一个老婆,没有什么人来冒充你,或者是仿冒我。”
妻子照了一张相片,印在了包装上,即好认又省广告费。
妻子:“他们说,我喜欢这个土家姑娘的,就只要这种的,别的我都不要,我们的货,现在还是排一个星期,那个时候排两个星期肯定要。”

[致富经]50万元外债逼出来的财富
然而,利润的吸引,促使竞争者也在包装上印上土家妹子形象。市场竞争越来越残酷。2008年,在刚刚开辟的建始市场上,出现了几家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建始县在恩施州北部,人口是鹤峰县的两倍。这是一个诱人的市场,2008年,当地做副食品批发的陈华成了侯令谦在建始县的总代理,为了激励陈华开辟新市场,侯令谦把自己仅有的一辆送货面包车赠送给了陈华。但是没有想到,陈华经营了一段时间,却要撂挑子。原来,在2008年底,原本风平浪静的建始市场也开始涌动着危险的信号,出现了五家竞争企业。
陈华:“互相杀得天错地暗,拿什么价,卖什么价,不赚钱,当时不想干了,第一是工作量大,再一个就是不赚钱嘛。”
情况紧急,侯令谦首先想到的是快刀斩乱麻。
侯令谦:“因为如果那个经销商没有利润的话,我们公司就有危险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做企业做产品,是一条线上的,如果经销商没有利润,他不给你做了,那么你可能要找第二个经销商了,你把你的时间,把客户都损失了。”
当时厂里只有一辆新买的集装厢车,侯令谦决定把这辆花6万元刚买的新车,作价3万,半赠送给陈华。

[致富经]50万元外债逼出来的财富
集装箱车的载货量是原来面包车的3倍,原来三天才能跑一圈市场,现在一天就能转完,提升了服务质量。2009年,陈华销量突破了5万箱,占公司总量的一半儿。
经销商:“这个东西之所以卖得好,就是售后的服务好。”
侯令谦做黄豆粉翻身的秘密究竟在哪里呢?这种产品叫豆皮,是侯令谦在竞争最激烈的时候引进的加工项目,而随后他又增加了豆丝、豆肠、豆油等项目,多样化生产,批量从东北原产地购进优质黄豆,想尽办法节能降耗,这些都增加了侯令谦在竞争中的实力。
妻子:黄豆是能够生产百种千种品种,我们只要能生产出几个品种就不错了,一个单品是支撑不起的。
2010年,侯令谦又开辟了重庆、上海、湖南等地市场,一年销售黄豆粉1600吨,销售额1000多万元。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