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男主暗恋女主多年:奥数甚于黄赌毒,惊人的奥数经济黑幕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20/04/10 14:22:46
奥数甚于黄赌毒,惊人的奥数经济黑幕  “现在很多人都认识到了国内奥数培训和竞赛的问题,相关竞赛教育主管部门取消了好几次都没有取消掉。这并不是单凭行政命令就能够解决的问题,这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和考试制度所引发的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背后有着复杂的利益链条。”

  “晚6:10-7:00,CCTV-新闻频道的‘今日之最’讨论火爆的小学生奥数。可惜我有饭约,未能看到。”“据说这话题是由我‘引爆’的,没想到我竟然有这等本事,感觉像董存瑞一样。真有这身功夫,我倒是还想炸一些‘碉堡’……”4月20日晚,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杨东平教授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上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在近期引爆了中国的奥数教育话题以后,杨东平把自己置身在了事外,记者十多次给他的办公室打电话,都是无人接听。“最近,杨所长的办公电话都快被打爆了。我们办公室和他的办公室都是用这个号码。”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杨东平的一位同事在几次接到记者的电话后如此说。

  4月15日,杨东平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上写下了《打倒万恶的奥数教育》一文,他在文章中指出,中国奥数的泛滥成灾已经成为一种社会公害,不仅损害了青少年的休息健康,让家庭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而且完全违反教育规律。

  “如杨乐等许多数学家所言,这种重在解难题、怪题,所谓的‘数学杂技’和高强度的集中训练,与提高数学素养毫不相干(正如会全套的脑筋急转弯并不意味着高智商);相反,只能扼杀和败坏儿童的学习兴趣,这正是许多中国孩子严重厌学的原因。其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之烈,远甚于黄、毒、赌,远甚于网瘾网迷,说它祸国殃民毫不过分。青少年正被少数人的物欲所绑架,他们打着‘智力开发’、‘优质教育’、‘培优’的美丽旗号,内外勾结,在谋取私己的暴利!”

  由于和升学的密切关系,近些年来中国大陆成千上万的中小学生都加入了学习奥数的大军中,其中小学生的队伍尤为壮观。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国内的一些小学,90%以上的五年级学生都在学奥数,低年级有60%的学生补过奥数。目前针对小学的各个年级都有相应的奥数培训课程,各种小学生学奥数的培训班也是到处开花。据一位小学校长透露,现在一些学校开设“思维训练班”、“趣味数学班”等,实际教授的内容就是奥数。

  现在有的培训机构和家长甚至已经把奥数学习发展到了学前教育阶段,不少幼儿园小朋友甚至都是奥数学员。

  “与前些年相比,现在学奥数已经大大低龄化了。” 北京市东城区史家胡同小学校长卓立在接收《北京科技报》采访说,“学习奥数要比正常的数学课程难度大得多,只适合少数人学习的东西现在大家却都在一窝蜂地学习,并且学习并不是为了学好数学本身,这肯定是有问题的。” 卓立表示。

  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数学家王元也对《北京科技报》表示:“奥数本来是一个很好的东西,它定位于中学生的课外活动和少数人参加的国际竞赛是正确的,但是现在在中国,它已经全然变味儿了,中国的奥数教育已经走进了错误的胡同。”

  王元认为,现在中国的奥数教育出现异化与奥数和升学挂钩有很大的关系。近些年来,虽然在教育主管部门的引导下,很多重点中学不再将奥数成绩和竞赛获奖情况作为“小升初”(小学升初中)和中考加分的依据,但是依旧和奥数存在着密切的联系,将其作为了学生入学的一个优先考虑条件。

  于是,“学了奥数不一定能进,不学奥数一定不能进”成了很多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认定的死理。无论自己的孩子有没有兴趣,适不适合学习奥数,都将其“绑架”到了奥数学习或者竞赛的轨道上。一些学生希望自己能够上一个好的中学,也就不得不开始学习奥数。

  卓立并不支持小学阶段进行奥数的统一学校教育,他说,他们学校从来没有开过奥数班。为此,还受到了一部分家长的责难。

  针对奥数在中国的盲目发展,2005年,教育部明确规定,公办初中、小学禁办奥数班。随后又逐步取消了奥数加分、免试入学等政策。2006年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规定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就近免试入学。但是各种奥数培训依旧高烧不退。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目前国内纷纷兴起的民间教育培训机构成了奥数竞赛的主要推动力量,奥数也成了他们盈利的一个主要项目。

  记者查询了北京市某培训学校奥数培训班的收费情况,其中小学3、4、5年级的奥数培训为1950元,16周,每周六上课;6年级为1600元,13周,同样也是每周六上课 。如果一个学生从三年级开始参加该培训学校的奥数培训,不考虑价格变动和重复学习的因素,到六年级其培训费用就要达到7450元。有的培训学校由于把奥数课程延伸到了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其培训费用加起来更是高昂,将会达到万元之上。

  虽然奥数培训的价格不菲,但是为了让孩子在“小升初”时能够选择一所理想的学校,众多的家长还是把自己的孩子送进了专门的奥数培训学校,有的家长甚至专门请家教到家里为孩子进行单独辅导。

  在巨大的市场需求面前,中国众多的奥数教练得以产生。目前,奥数教练已经成为一种专门的职业,不少教育培训机构依靠众多奥数教练让奥数教育走上了产业化的道路,甚至培训奥数教练员也成为了一种赚钱的手段。一位在北京市做了十多年的奥数教练坦言,奥数带火的就是奥数经济,目前在中国从奥数培训教材、电子课件到奥数培训、竞赛消费,奥数经济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市场规模。目前北京市义务教育阶段的奥数培训市场有2~3亿元的市场规模。

  但是,大部分培训机构并不是在训练学生的数学思维,学生在这里学到的只是解答奥数题的技巧,并没有增长自己钻研数学问题的能力。

  著名华人数学家、菲尔兹奖得主丘成桐就曾经多次抨击国内的奥数教育。他认为,奥数无助于甚至不利于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影响了学生的全面发展,中国的奥数教育也培养不出大数学家来。

  在近些年来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我国中学生获得的金牌总数常常高居榜首,是名副其实的数学“奥赛”第一大国。但是王元表示,近年来,中国虽然出现了很多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冠军,但据他了解,这些冠军中目前还没有一人能够在数学领域中崭露头角,有所建树。

  王元:“现在很多人都认识到了国内奥数培训和竞赛的问题,相关竞赛教育主管部门取消了好几次都没有取消掉。这并不是单凭行政命令就能够解决的问题,这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和考试制度所引发的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背后有着复杂的利益链条。”王元说,国外有很多国家也有奥数,因为缺乏利益的驱动,他们不像我们有这么多的奥数培训学校,也没有形成一个庞大的奥数培训产业。

  卓立认为,既然我们现在竭力实行素质教育,“小升初”和初中升高中不再和奥数挂钩就一定要落到实处,要坚决实行电脑排位,做到就近入学和免试入学。他说:“孩子们学习最为重要的并不在学知识,而是在培养学习的兴趣和能力。家长培养孩子的能力也不要光盯着奥数,艺术、文学、体育、动手制作等都可以予以考虑。”

  但是,在王元看来,目前要达到这一步似乎很难。他说美国只有3亿人口,却有众多优秀的基础教育学校,教育资源比较均衡,孩子们和其家长很少有浓厚的择校情结。但是,中国目前的教育资源特别是基础教育资源极不平衡,在大中型城市,学校众多,中小学生和家长选择的空间很大,他们不由自主地就被绑架到了“择校升学”的轨道上,奥数竞赛作为其中的一个重要砝码也成了很多学校和教育培训机构加以利用的工具。

  通过对国内一些教育培训机构以及学生家长的调查,据了解,和奥数竞赛“捆绑”进行培训、并承办相关区域的赛事已经成为目前国内很多培训学校比较通行的做法,并且一些培训机构为了把参加奥数培训的学生牢牢抓在自己的手里,达到赚钱最大化,还采用了竞赛升级的模式。此外,一些培训机构还和中小学的老师相互勾结,以高薪聘请学校老师到培训机构进行奥数辅导为诱惑让老师“引导”学生去进行奥数培训。

  在这些利益的链条上,家长不由自主成了孩子们学习奥数的推手,而孩子们则完全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但是有谁会在乎孩子们的健康和利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