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北区经济适用房选房:为什么经济必然会再次下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宝宝故事网 时间:2020/03/29 01:40:42
为什么经济必然会再次下滑?(2011-10-15 22:19:22) 转载标签:

杂谈

   “历史不会重复,但会押韵”。在过去两年中,理财产品、信托产品和民间高利贷如洪水般席卷神州大地,所涉金额之巨,暗藏风险之高,参与人众之广,实为共和国历史上所罕见,说全民高利贷一点都不夸张。类似的情况也就1993-1995年的高利贷狂潮可以与之类比。

 

    这两次高利贷狂潮都是在为了支持投资“大跃进”,银行体系释放了大量的货币和信贷,两次的货币和信贷的增速都超过了30%,于是1993年和2010年出现了明显的通货膨胀,分别在1993年6月份和2010年11月开始收紧信贷闸门,信贷与货币放松之后突然收紧,必然会出现资金紧张。企业和个人都还在经济过热的虚假繁荣中,不惜一切代价筹集资金成为他们共同的选择,而银行存款收益不仅不能跑赢通胀,更远低于放贷收益,储户们的钱不断从银行体系流出寻找高收益的去处。供需一拍即合,可以说负利率是高利贷供给之源,而信贷由狂飙转为紧缩是高利贷需求之源。

 

    未来几年的经济政策就是打爆地下银行体系,逐步纠正负利率,政府会掂量得出泡沫和利率哪个应该被牺牲。这就决定政府已经无法再实施一次经济刺激,经济必然会再次下滑。原因主要有四:

 

     1.高利贷为首的地下银行体系存在

     9月份的前15天,四大国有银行存款总额出现了4200亿元人民币的净流失,超过同期贷款总额的四倍,原因在于储户转而选择了提供更高收益率的地下银行。地下银行体系的存在极大扰乱了信贷政策的实施。

     本来监管部门为了夺取财经政策的主导权,就应该断然打击高利贷,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什么呢?是定向放水,对温州的600亿定向贷款,且不说钱从何来,就说救高利贷这一行为,假如说政府救活了高利贷,不是明目张胆在鼓励存款从银行体系流失出去,不受监管部门的控制吗?放贷有高收益,损失有政府兜着。很快政府就会发现两难:放水,则是在兜底高利贷损失,鼓励存款流出;不放水,则坐视高利贷崩盘,影响银行。无论这次高利贷是否救成,最后政府面临的还是必须要刺破高利贷泡沫的困局。如果不刺破,就是将银行体系的控制力拱手让出。想通过暂时放水这么拖着,能拖多久呢?

 

     2. 正规金融机构的放贷意愿

     正规金融体系已经不再满足于6.5%的官方一年期贷款利率,私下放贷给信托公司和地下钱庄获得通常高达30%至70%的贷款年利率成为潜规则。对于政府通过行政干预、放松银根以推动经济增长的努力,它们是不会乐于配合的。政府要放水经济,首先手里要有钱,要有廉价的钱,现在明摆着体系外面有更高的收益,不光是储户的钱不是傻钱,正规银行体系的钱也会有选择。

 

     3. 地方政府的执行力

     地方政府有两块优良资产,土地和国企股权。在2009-2010年的地方政府投资狂潮中,土地是主要的借款抵押品形式。但现在房价已在高位,房屋销售萎缩,土地已经无法再为地方政府提供融资了。国企股权由于顾虑控制权转移的问题,也很难大幅减持股票为地方政府提供足够的资金。两下合计,地方政府主导的刺激计划可调动的资金就会进一步减少。

 

     4. 中央政府的执行力

     中央政府的手中还拥有一些武器:发行政府债券,兜底银行和地方政府投资公司,成立资产管理公司剥离坏账,甚至为此有可能动用3.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中的一部分。不过这些方法只是能拖住债务不被爆破而已,无法像2009年那样立竿见影拉动经济增长,而且也不能解决另一个现实问题:只要提供高收益的地下金融体系继续存在,资金就会从国有银行不断流到地下银行,

 

     不打掉地下银行,经济刺激无从谈起。而打掉地下银行,就是个不断加息,不断平复负利率,不断降温经济的过程,夺取信贷主导权的过程注定是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上次的高利贷整顿,经济一直下滑到2001年,中间还因为叠加了一次亚洲金融危机在低谷多停留了3年。期间出现了海南和北海的地产崩盘,这些“烂尾楼”一直到十几年后的2006年才清理掉,海南房价从最高的1万多/㎡跌到2001年的900元/㎡。海南发展银行被迫破产清算。

 

     1993年全国银行信贷规模还仅仅是2.5万亿,高利贷也仅仅是几百亿,而现今,全国银行信贷规模已达50万亿,高利贷煌煌4万亿之巨。这次清除高利贷的行动中,地产能避免崩盘吗?银行能避免破产吗(工农中建或许大到不能倒,小银行呢?)?股市能避免下跌吗?至于汇率么,1994年1月, 人民币曾经一次性大幅度贬值. 对美元汇率从5.81贬到8.72, 幅度高达50%。

 

    现今的2011年末仅仅相当于当年的1993年末而已,这次我们会过多少年苦日子呢?